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15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入夜。

    香江中环广场,300多米高的摩天大楼楼顶,赫然站着一道人影,背负双手,迎着猎猎海风,一动不动,似在沉思一般。

    站在香江第一高楼的顶峰,陈休可以俯瞰整个香江的夜景。

    不愧是位居亚洲四小龙的城市,在这个年代,经济就已经发展到了极高的水平,车水马龙,霓虹璀璨,几乎照亮了大半个香江。

    正是因为经济的空前发展,所以香江的各行各业此时都极为发达,也因此出现了一大批游走在灰色地带边缘的暴富人群。

    这群人中,便以赖有为最为显眼。

    香江最大的走私大王,身家几十亿,在整个东南亚的影响力都是空前的。

    不过奇怪的是,这样叱咤风云的人物,又是从事走私的,竟然会这么容易的就死在李香琴的手中?

    原剧情中,爱美神和大钢牙在赖有为的豪宅内对凌凌漆大动干戈,引起众人恐慌混乱不已,李香琴趁机躲在暗处试图枪杀凌凌漆。

    赖有为听到动静,惊慌失措的跑出来,却被李香琴一枪给击毙。

    照理说,这样的人物,不可能没有保镖啊,怎么可能会死的这么容易呢?

    如果赖有为真的只有这点实力,只怕今天在商场抢劫金铺的那三个悍匪,就能直接把赖有为给彻底洗劫了。

    陈休站在天台之上,静静的沉思着。

    眼前所处的毕竟是个真实的世界,不能按照影视剧中的剧情去揣摩行事,否则只怕很容易出岔子。

    明天在赖有为的豪宅之内,直接影响着陈休能否完成任务,所以,陈休必须要提前做好充足的准备。

    为了以防万一,陈休今晚特地找到这处僻静的地方,修炼快风斩。

    摩天大楼白天虽然是人来人往,每层楼都有人办公,但是到了夜里,却反而成了最僻静之处,楼内连一丝灯火都没有。

    况且站在这三百多米高的天台上,强风呼啸,乘着风势修炼快风斩,正合此景。

    陈休有种感觉,这套快风斩虽然只是剑圣的基础武技,但是威力却非同小可,自己现在所掌握的,恐怕还不到快风斩真正威力的十分之一。

    若想能彻底的领悟快风斩,必须要时刻保持练习。

    陈休从口袋中掏出鱼肠剑,将笔管打开,手腕一抖,“唰”的一声脆响,鱼肠剑暴涨而出,就如同一头沉睡许久的青龙一般,突然觉醒。

    快风斩招式虽简单,但其实却是最为使用的攻势,省却了一切虚华浮夸的招式,只讲究一个“快”字,招招致命!

    再加上鱼肠剑的轻、软、薄,跟这套剑法简直就是绝配一般,乘着天台强劲的风势,施展起来,竟然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陈休手握鱼肠剑,越施展越顺手,出手速度越来越快,周围不知不觉间竟然掀起了一阵风潮,天台的风刮过,就像是被截留住一样,围绕着陈休的周身,随着鱼肠剑旋转了起来。

    与此同时,陈休突然感觉到体内一动,竟像是产生了一丝隐隐的真元,犹如流水一样,不断的在神阙、气海、石门和关元四穴流转。

    这种感觉,就像是那天跟达闻西交手的时候一样,应该是北斗真经被催动了。

    陈休内心有些兴奋,手中快风斩根本不停,越使越快,一遍练完又紧接着练习第二遍,中间丝毫不停歇。

    一口气练习了二十余遍,到最后的速度竟然快到肉眼都无法看清,整个人舞着剑,已经化作了一道残影,在天台掀起了一阵狂风,遮天蔽日。

    如果此时陈休身旁有树的话,只怕狂风能将树叶尽数卷落。

    陈休此时根本感觉不到累,每练完一遍,总感觉气海穴的气息便增强一分。

    二十余遍练完,天台的风势已然十分强劲,就如同龙卷风袭来一般,中环广场天台旗杆顶部的风速计,都已经发出了飓风警报。再练下去,怕是要引来不必要的关注了。

    长舒了一口气,陈休只感觉两颊生津,体内真元快速流动,如同火在烧,筋脉膨胀,身体的每一处细胞都充满了力量。

    “领悟快风斩第二层,树欲静而风不止!”

    就在陈休闭目感受体内变化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果然,跟自己预想的一样,快风斩虽然是基础武技,但是威力却远不止于此,原来自己现在只是刚刚领悟了第二层而已,若想要继续突破,怕是还得继续加大修炼的强度。

    陈休心中暗自呢喃着。

    不过在这天台是不行了,容易引起香江气象局的关注,必须要找个绝对僻静的地方才行。

    今天就到这吧,饭得一口一口吃,功法也得一天一天练,想到这,陈休收起了手中鱼肠剑,在天台盘腿坐了下来。

    今晚他就打算在这过夜了。

    盘腿坐下后,闭目呼吸吐纳,试图引导体内那股真元,循着筋脉游走周天。

    不过那股真元并不像武侠中所说的那样,能够被人为的控制着在体内行周天,反而随着陈休坐下之后,逐渐的又回归了平息状态。

    …………

    一转眼,已经到了第二天。

    中环广场开始进入忙碌的一天,上班的白领一族犹如一只只蚂蚁一样进出着摩天大楼的门口,到达每一个楼层。

    白天肯定是无法修炼了,陈休干脆从天台下来,到香江逛一逛。

    时间渐渐推移到了下午,日沉西山,陈休抬头看了看天色,暗暗点了点头,开始朝着赖有为的别墅豪宅行去。

    今晚赖有为的豪宅内会有个酒会,前往参加的大多是香江的各大老板,大富豪。

    凌凌漆正是想要趁着这个酒会,前往赖有为的豪宅中探查恐龙头骨的下落,而李香琴,则是打算趁着这个机会,解决掉凌凌漆,完成最后一个任务,从此摆脱金枪客。

    凌凌漆此时还不知道李香琴的真实身份,跟她整顿好行装之后,驱车来到赖有为的别墅围墙外。

    李香琴一路上一言未发,满脑子想的还是昨天晚上,金枪客跟她说的话。

    “你妈妈是汉奸,你爸爸是走狗,你爷爷是卖国贼,你就是汉奸走狗卖国贼的后代!”

    “要是没有我收留你,你早就被他们给枪毙了。”

    若是以前,李香琴听到这样的话,心里肯定没有别的念想,只会认为金枪客说的一切都是对的。

    可是那天晚上,陈休从她手里拿走鱼肠剑的时候,特意跟她提过,金枪客所说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到底是如何知道我身世的呢?难道说,这么多年以来,金枪客真的一直在欺骗自己替他卖命?

    李香琴内心陷入了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