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16章 布局
    “赖有为,专门走私国宝,恐龙头骨的失踪一定跟他有关系,你进去之后盯紧他就行了,一定能查找的出线索。”

    李香琴一脚踩下刹车之后,递过一张赖有为的照片,对凌凌漆示意道。

    “阿琴,今晚的任务完成之后,我就会回去了,你喜欢什么礼物,可以告诉我,我送给你。”

    凌凌漆接过照片看了看,然后开门下车,嘴里斜叼着烟,眯着眼对李香琴说道。

    “不用了。”李香琴的语气很冷淡。

    “一定要的。”

    “白玫瑰了。”

    “看不出来,你还很有情调。”凌凌漆笑着指了指李香琴。

    “说不定是我送给你呢。”李香琴停下了脚步,冷笑了一声,“你进去之后我跟你保持联络,这是后门的钥匙,进去之后,见机行事。”

    说着,递过一个无线对讲机和一把钥匙给凌凌漆。

    “这个对我来说用不着。”凌凌漆接过了无线对讲机,随手将钥匙直接扔到了草丛中。

    接着,只见他在地上摆了个箱子,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箱子的弹簧弹起,凌凌漆借力猛地一吸气,身子腾空而起,脚步在空中虚踏了几步,直接跨越了别墅围墙,进入赖有为的豪宅中。

    李香琴对他这幅装备倒是有些感兴趣,不过一想到今晚将会是两人最后一面,不禁又暗自摇了摇头。

    要不是欠下金枪客的养育之恩,李香琴并不想干掉凌凌漆。

    虽然这个人有些自大,有些令人讨厌,但至少不是个坏人。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

    李香琴心中轻叹了一口气,转身从车中拿出了自己的装备箱,打开之后,“咔咔咔”一通组装,一支AUG突击步枪赫然出现在了手中。

    此时的李香琴,早已经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满脸的杀气,爬上围墙,找了处隐蔽的地势,准备暗中伏击凌凌漆。

    凌凌漆利用“箱神”飞跃进入赖有为的豪宅后,落在了一处泳池旁。

    宽阔的泳池,足够容纳几十号人在里面戏水,碧蓝而又清澈见底的池水,以及莺莺燕燕的欢笑声,让人觉得非常养眼。

    由于周围的人都在泳池中洗水,所以并没有人留意到他的出现。

    凌凌漆落地之后,整了整衣领,目光犀利的四处扫视了一圈。

    只见周围都是男男女女的宾客扎堆站在一起,或聊天或饮酒,应该都是赖有为请来参加酒会的。

    不远处有架钢琴,一名钢琴师正坐在那弹奏肖邦的夜曲。

    一时并没有看到赖有为的身影,看来应该是在忙着陪宾客,又或者是有其他的事正在忙。

    凌凌漆打算先消遣一下,顺便适应适应环境,于是打了个响指,“Dry Martine!”

    立刻一名穿着白衬衫,打着领结的服务生便端着托盘走了过来,里面摆放着倒好的白兰地,鸡尾酒,红酒等。

    凌凌漆正要伸手去取,突然一道身影一闪而过,抢在凌凌漆之前,将酒给取走了。

    “是你?”凌凌漆凝神看去,见这道身影居然是陈休,不由得微微一愣,“你怎么也在这?”

    “跟你一样,过来凑凑热闹。”陈休笑了笑,说着将酒杯凑到嘴边,呡了一口。

    凌凌漆对Dry Martine似乎情有独钟,陈休倒是没喝过这种酒,所以想要尝尝,这种酒到底是什么味道,值得凌凌漆这么青睐。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再取一杯过来!”凌凌漆见陈休在喝自己的酒,心里像猫抓一样的直痒痒,一转头见到服务生正呆愣愣的看着自己,顿时没来由的一声怒喝。

    服务生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有点辣,又有点甜,在酒里面的口感并不算多好,为什么你总喜欢喝这种怪酒?”

    陈休尝了一口Dry Martine后,举着杯子对着灯光看了看,一副调侃的神色,看着凌凌漆道。

    “我喜欢喝什么酒,关你什么事?大家都是同道中人,难道你不知道横刀夺爱是非常不礼貌的吗?”

    凌凌漆翻了翻白眼,表示对陈休无语。

    他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够无耻的了,可没想到陈休竟然还能比他还无耻,抢走了自己的酒,竟然还要反过来问自己为什么喜欢这么怪的酒?

    “你错了,我今天不是来横刀夺爱的,而是要让你悬崖勒马。”

    陈休又呡了一口酒,笑了笑的道。

    “悬崖勒什么马?”凌凌漆不由得一愣。

    要不是昨天在商场,凌凌漆见过陈休的身手,对他有种惺惺相惜之情,只怕现在根本不想多搭理他半句。

    “你难道没有觉得奇怪吗?”陈休举着酒杯,示意了一下四周。

    “哪里奇怪了?”凌凌漆环视了一圈,一头雾水的问道。

    “这里是哪?”

    “赖有为的豪宅啊。”

    “赖有为是什么人?”

    “国内最大的走私商啊,你来这难道是为了向我打探消息的吗?”凌凌漆不屑的摇了摇头,刚想要嘲笑几句,随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上神色猛地一变,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等等,你是指……”

    “我来这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一个保镖都没看见,如果每个走私商都是这样的话,只怕他们立马会成为劫匪的首要目标。”

    陈休见凌凌漆的反应倒还很快,不禁笑了笑的道。

    “确实是没有任何的安保措施,有些奇怪啊。”凌凌漆说着环顾了一圈四周。

    他被尘封了十年,作为情报员的职业敏感性确实是有所下降,但是智商还在,此时被一点就透。

    “今晚这其实是一个局。”陈休笑了笑的道。

    一切果然跟他预料的一样,今晚这个宴会,不仅仅是李香琴和金枪客布的局,更是赖有为布下的局。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

    “什么局?”凌凌漆神色攸的一变。

    “凌凌漆,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就在这时,凌凌漆身上携带的无线耳机传来了李香琴的声音。

    李香琴此时已经埋伏好了,就等着凌凌漆露头,然后一枪结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