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17章 移形换影
    “好凶险,周围的人个个都凶神恶煞,不过却又蛮好相处的样子,讲出来真的你都不相信。”

    凌凌漆进来之后还没来得及做侦察,现在被李香琴催问里面的环境,只得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搪塞一下。

    “找到赖有为没有?”李香琴的声音很冰冷。

    “还没有,我马上去找。”凌凌漆说话之际,看了陈休一眼,用水遮掩住了嘴型。

    陈休在一旁自顾自的品着Dry Martine,他不用刻意去听,也能知道凌凌漆跟李香琴的谈话内容。

    只不过,今晚这个局,恐怕李香琴也根本没有料到,陈休突然起了一丝兴趣,想要看看真实的赖有为,到底是怎么样的。

    “发现目标!”就在凌凌漆刚刚回复李香琴之后,突然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披着浴袍,从另一个泳池中爬起来。

    凌凌漆的眼睛顿时一亮,说完之后,立刻不着痕迹的朝着赖有为接近过去。

    赖有为此时刚好接到一个电话,拿着大哥大,示意身旁围绕着的美女退下,脸上神色惊慌的朝着屋子里走去。

    陈休一口饮尽杯中的Dry Martine,然后目光也朝着赖有为身上投过去,不过脚下却并没有动,而是随后四处巡视了起来,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眉头深拧。

    “凌凌漆,有没有什么发现?”李香琴此时正在瞄准器中搜寻着凌凌漆的身影,声音平静的问道。

    “我这里信号好差,初步判断,是一个叫贝贝托的人,偷了恐龙头骨,然后运用个人技术,连过两关,将恐龙头骨给送走。”

    凌凌漆一脸茫然的神色回道,“我现在尝试能不能挖一条隧道,直通他的沙发底下,以便听清楚恐龙头骨的具体下落。”

    “阿漆,不要那么多废话,赶快找一个信号好的地方。”李香琴已经调试好了手中的AUG突击步枪,冷冷的下令道。

    凌凌漆并没有察觉到李香琴的异常,拿着无线接收器,开始尝试找寻信号最佳的地段。

    此时赖有为的别墅豪宅内宾客已经越来越多,人头攒动,凌凌漆不知不觉被包围在了人群当中。

    李香琴在围墙上好不容易找到了凌凌漆的身影,却因为被宾客给挡住了,所以无法开枪。

    “凌凌漆,你找个人少点的地方。”

    凌凌漆不明所以,眼睛扫视了一圈,见到前方有架钢琴,琴师刚好弹完一曲,起身离席。

    “我前面有架钢琴,正好没人。”凌凌漆示意道。

    “那就过去坐好。”李香琴拉了一下枪栓,调整了一下枪口的角度。

    凌凌漆拿着无线接收器,刚要朝着钢琴走过去,却突然见有人在钢琴前坐了下来,竟然又是陈休。

    这家伙,怎么每一步都赶在我前面,好像已经算准了我打算干什么似的,凌凌漆瞟了陈休一眼,心中暗自疑惑的道。

    李香琴的瞄准器已经锁定了钢琴,却发现坐下来的竟然是陈休,并非凌凌漆,不由得一愣。

    “他怎么也在这?”李香琴微微一愣,眼睛离开了瞄准器。

    她的任务是干掉凌凌漆,击杀别人并没有用,而且还会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十成的把握,李香琴并不会动手。

    就在李香琴愣神之际,突然听到了一阵钢琴弹奏的声音。

    通过瞄准器观察,发现竟然是陈休坐在钢琴前弹奏。

    在穿越之前,香江歌神就一直是陈休的偶像,所以,歌神的每首歌,陈休都会唱,甚至为了学习唱歌,还特意学过一段时间的乐器。

    李香琴一直认为李香兰是她的母亲,所以,陈休便打算用歌神的这首《秋意浓》来助她完成内心的蜕变。

    另外,凌凌漆的受伤正是在这一段,陈休为了完成任务,所以只能是抢了他的风头,替他唱完这首歌。

    “秋意浓,离人心上秋意浓。一杯酒,情绪万种……”

    陈休缓缓的开口唱了起来。

    李香琴,凌凌漆,以及周围的一众宾客,突然听到陈休的嗓音以及歌词,不由得齐齐一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领悟了剑圣内功心法的缘故,陈休此时模仿起歌神的声音,竟然极为相似,甚至就连最难的颤音,都模仿的惟妙惟肖。

    这首曲子在香江可谓是耳熟能详,但是香江人熟悉的都是粤语歌词,而陈休唱的是国语歌词,带给众人震撼和冲击力,是完全不一样的。

    突如其来的歌声,再加上耳目一新的歌词,瞬时吸引住了众人的注意力。

    就连一向自大的凌凌漆,都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这小子的歌唱的还真不错,幸亏我没在他面前露嗓子,要不然就丢人丢大发了。”

    “我要你记得,无言的承诺。

    啊!不怕相思苦,只怕你伤痛。

    怨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

    啊!不怕我孤独,只怕你寂寞,无处说离愁。”

    渐渐的,到了副歌部分,陈休越唱越投入,渐渐的融入了感情,将这首歌的精髓彻底的展现了出来。

    这本就是一首相思的歌曲,再加上词填的非常优美婉转,以及陈休的声音表达的很到位,在场众人纷纷被感动,心中莫名想起了自己的思念。

    围墙外的李香琴,也彻底听愣了。

    她从小被金枪客给洗脑,说是李香兰的女儿,所以李香兰的歌曲可以说是每天都伴着她入眠。

    这首秋意浓的曲子她很熟,但是歌词却从未听过,骤然听到这首歌,整个人就如同触电了一般,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的一颤,思想像是得到了升华。

    “不怕相思苦,只怕你伤痛。怨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李香琴目光迷离,愣怔的反复念叨着副歌的几句歌词,越读越觉得像是对她人生的写照。

    豪宅内,被陈休歌声吸引的宾客越来越多,已经围成了里三层外三层,脸上的神色都很激动,看样子早已被这首歌给打动。

    陈休唱完了整首歌,弹下尾奏,手指竟然久久不愿离开键盘。

    没想到,这首歌的韵味竟然这么深厚,自己直到今天才读懂了这首歌,一时间,陈休的内心也是感慨颇深。

    “呼啦!”

    就在陈休暗自感慨之际,突然只听到一阵风声响起,接着眼前一花,一道粉红俏佳人,揽着陈休的肩膀,几个旋转,裙子掀起一阵香风,竟然将他带离了钢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