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19章 被人卖了
    “恐龙头骨?什么恐龙头骨?”赖有为微微一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很显然不明白大钢牙说的是什么。

    “哼,少在这装蒜了,你是香江的走私大王,专门贩卖国宝,而且向来跟南方将军来往甚密,这次恐龙头骨丢失,我不信没有你在背后捣鬼!”

    大钢牙一声冷哼。

    “放肆!现在只要我一声令下,就能把你们全部打成筛子,竟然还敢跟我如此大呼小叫!”

    赖有为作为香江走私大王,经常跟道上诸多帮派来往,早已见惯了风风雨雨,更何况现在又是他占尽上风,被大钢牙这么质问,顿时怒火中烧,一声厉喝。

    “呵呵,你太肤浅了,我只能说,有时候,拳头比枪要管用。”大钢牙盯着赖有为,突然一咧嘴,露出满嘴凹凸不平的牙齿,冷笑着道。

    这句话说完,只见他周身气势忽变,整个人犹如钢铁侠一般,浑身肌肉暴突,怒目圆睁,脖子处的青筋更是夸张的凸起,整个人像是突然粗了一倍。

    “你要干什么?赶紧给我打死他!”赖有为见状一惊,连忙吩咐左右。

    手下保镖立时打开保险,就在他们即将扣下扳机的瞬间,只听得大钢牙一声暴喝:“铁甲飞拳!”

    接着只见他的右臂猛地一挥,拳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了一个钢铁铸就的拳套,猛然离体,朝着赖有为飞射而去。

    拳套呼呼生风,发出尖锐的啸声,力量非同小可。

    “爱美神,还不动手!”与此同时,大钢牙冲着爱美神一声大吼。

    “高能火焰!”爱美神浑身精气一凝,整个人突然变得英姿纷发,长裙之下,竟然出现两个钢铁的罩子,从罩子中伸出两根细长的钢管。

    随着爱美神的话音落定,钢管中竟然喷出熊熊烈火,温度奇高,凌凌漆和陈休等人隔着几米远的距离,都能感觉到脸上滚烫,隐隐有焦味传来。

    “快保护老板!”众保镖见状,猛然大惊,来不及扣下扳机,纷纷阻挡在赖有为的身前,想要掩护赖有为撤退。

    不过根本来不及,钢铁拳头瞬息之间便至,砸在最前排的保镖身上,去势不衰,竟然接连撞到了数排保镖。

    一时间,“扑通”“扑通”的撞跌之声不断传来,赖有为身前的保镖们,尽数被铁拳给撞倒在地。

    紧接着,高能烈焰喷射而来,为数不多没被撞倒的几名保镖,刚要举起手中的枪,在高温的灼烤之下,竟然化为了铁水,甚至将手掌都给烫伤了。

    “啊!”一众保镖纷纷传来惨呼声,脸上满是痛苦、惊惧之色,根本不敢再上前。

    这种异能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畴,根本不是人力多能对抗的。

    “我说了,有的时候,枪还不如拳头管用!”

    大钢牙身形快速的一闪,伸手一把将赖有为给抓在了手中,随后又快速的退了回来。

    来去之间,竟然只有数秒,速度简直令人啧舌。

    李香琴在一旁看呆了,直接愣住了神,这两个家伙到底还是不是人?北将军手底下竟然有这样的能人?

    凌凌漆也是罕见的露出了凝重之色,且不说赖有为的防御出乎了他的意料,就是眼前的大钢牙和爱美神,也不好对付,如果他们要强行插手的话,这次的任务只怕是难以完成了。

    唯有陈休,脸上神色始终如一。

    由于熟知原剧情,他早已知道这两个人的存在,不过现场亲眼见到这两人的实力,跟在影视剧中看到是完全不一样的。

    尤其是爱美神的高能火焰,在原剧中几乎能熔化金枪客的金甲战袍。

    刚刚她分明是手下留了情,只是熔化了这些保镖手中的枪,若是直接喷向这群保镖,只怕他们现在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恐龙头骨到底在哪里,快说!”

    大钢牙手提着赖有为的脖子,像拎着一只小鸡一样的拎在手中,怒声的喝问道。

    “这位朋友,恐龙头骨的案子,南将军已经全权交由我来处理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把他交给我来审问?”

    赖有为还没说话,凌凌漆倒是抢先开口了,看向大钢牙道。

    这件案子既然交到了他的手里,就没道理让别人来插手,更何况对方还是北将军的人。

    南将军和北将军一向处于竞争的关系,凌凌漆虽然沉寂了十年,但是这些消息还是知道的。

    “哼,人是我擒获的,凭什么交给你?”大钢牙瞥了凌凌漆一眼,一副不屑的神色冷哼道。

    “就凭它!”凌凌漆说着,“噌”的一声,从腰后拔出了杀猪刀。

    刀锋凌冽,带着丝丝寒意,在庭院的路灯下照的有些耀眼睛。

    对方并非庸手,凌凌漆也不敢大意,所以一上来便亮出了杀猪刀,想要抢回赖有为。

    “天山寒铁所铸?不知道能不能顶得住我的高能火焰!”

    爱美神一个挺身上前,对着凌凌漆趾高气昂的道。

    她一眼便看出了凌凌漆这把杀猪刀来历非凡,不过她更自信自己的高能火焰能熔化世间万物,所以此时底气十足。

    “那就试试看喽。”凌凌漆对自己的杀猪刀也极为自信,笑着摇了摇头的道。

    说着原本散漫无神的眸子中,突然爆射出一道精芒。

    李香琴在一旁根本插不上话,眼前这三人,任何一人正面硬顶的话,她都不是对手,只有从背后偷袭的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陈休那首《秋意浓》的原因,此时的李香琴,突然觉得一种莫名的空虚,刚刚那股杀气早已消散的无影无踪,此时根本不想对凌凌漆下手,反而想跟他站在同一边。

    “杀猪佬,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还在这傻乎乎的替人卖命,想想都替你可悲。”大钢牙早已查清了凌凌漆的底细,一副嘲弄的神色,冷冷的道。

    他这句话一出口,李香琴的脸色攸的一变,顿时紧张的看向了大钢牙。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突然很害怕,自己的身份被揭穿。

    “你说什么?”凌凌漆一脸狐疑的看向了大钢牙。

    “我说你被人卖了,还在替人数钱呢,笨蛋,这个女人分明是来杀你的,你却被蒙在鼓里不自知,真是可笑至极!”

    大钢牙刚才在围墙外,早已将李香琴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此时开口对凌凌漆说了起来。

    “阿琴?不可能!”凌凌漆顺着大钢牙的眼神,转头看向了李香琴,顿时眼睛瞪的大大的,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声音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