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20章 真正的赖有为
    “亏你还是个情报员,连自己身边的人是人是鬼都分不清,今天死在这里都不冤。”

    爱美神一声冷哼,讥讽着凌凌漆。

    “你们分明是嫉妒,我跟阿琴郎才女貌,哪轮得到的到你们两个怪物来反对!”凌凌漆不肯相信大钢牙和爱美神,怒喝着道。

    “不好意思,阿漆,他们说的是真的。”

    就在这时,李香琴的声音在凌凌漆的背后响起,语气有些沉重。

    “什么?”凌凌漆转过身子,嘴巴张的大大的,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是金枪客的人,这次来香江就是专程来杀你的,对不起,阿漆。”

    李香琴说着,举起了手中的枪,顶在了凌凌漆的额头上。

    “阿琴,为什么会这样?你是不是受了金枪客的胁迫?要记住,你是一名情报人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而不是听命于金枪客!”

    凌凌漆大为震惊,万万没想到,李香琴竟会是金枪客的人,厉声的开口,想要喊醒她。

    “没用的,阿漆,金枪客对我有养育之恩,我答应过自己,必须完成这最后一个任务,才能摆脱他。”李香琴的眼中渗出了晶莹的泪水,摇了摇头的道。

    如果可以选的话,她也不愿杀掉凌凌漆,可惜她没得选。

    “慢着!”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陈休,突然一声冷喝,打断了李香琴,让她刚要扣下扳机的手指为之一滞。

    “李香琴,你错了,彻底的错了!”

    陈休神色冷然的摇了摇头,盯着李香琴道。

    “我哪里错了?”李香琴愣了愣。

    “你的母亲根本就不是李香兰,恰恰相反,你的父母都是爱国的知识分子,只不过由于遭受了冤屈,被恶意的打成了反派,最后惨遭金枪客的毒手。”

    “他杀了你的父母,却故意收留了你,就是要给你灌输复仇的思想,让你从小就活在仇恨中,最后彻底沦为他杀人的机器和工具!”

    陈休义正言辞的说道。

    “什么,我母亲不是李香兰?”李香琴呆愣的张了张嘴,“你有什么证据?”

    虽然陈休告诉过她,她的母亲不是汉奸,但是李香琴只是半信半疑,现在直接告诉她,她的母亲不是李香兰,这让她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就仿佛从小到大的信仰,突然崩塌了一般,内心很难承受。

    “我手头上现在没有证据,不过你别忘了,我是先知,知过去,解未来,所有的证据都在金枪客的手上,他有你父母的详细资料,只不过是被藏起来了而已。”

    陈休淡定的解释着道。

    “你在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李香琴手微微颤抖了起来,不愿意相信陈休的话。

    “其实有一条证据,你只要多想就能想明白,比如你叫李香兰,会给自己的女儿起名叫李香琴吗?”

    陈休盯着李香琴的眼睛,缓缓的道。

    李香琴不是李香兰的女儿,虽然原剧中并没有直接点出来,但是经过推测,是可以推测出来的。

    首先这两人的名字就是最大的破绽,李香兰,李香琴,听起来更像是两姐妹,而不是母女两。

    但是以李香兰的年龄,又怎么可能跟李香琴是两姐妹,所以她们之间只是名字接近而已,根本毫无血缘关系。

    而且李香琴的父母已经被金枪客给杀害了,但是李香兰这个时候还活着呢。

    所以陈休此时可以非常肯定。

    “李香兰,李香琴……”李香琴被陈休这么一提醒,口中念叨了几遍名字之后,越发觉得陈休说的有道理。

    “所以,金枪客对你非但没有半点恩德,反而他还是杀害你父母的凶手,你若是要继续助纣为虐,只怕你的父母在天之灵,也不会原谅你的。”

    陈休发动最后一击,直击李香琴的内心深处。

    他之所以要选择在这个时候告知李香琴事情的真相,就是因为他知道,这时的李香琴,内心是最为脆弱的。

    那首《秋意浓》对她的内心冲击造成的影响,可谓前所未有的巨大。

    扭转了李香琴的内心,他的任务才算是顺利完成。

    “爸,妈!”李香琴彻底崩溃了,双手抱着头,失声痛哭的蹲下了身子。

    凌凌漆见状,长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子,搂着李香琴的肩膀,安慰着她。

    李香琴是被金枪客给利用了而已,说白了其实是个苦命人,身不由己,凌凌漆想明白了这点,心里并不怪她。

    “呵呵,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能扯啊,还先知?能知过去,解未来?”

    大钢牙原本想要看李香琴和凌凌漆内斗,结果被陈休三言两语给解开了,不由得冷笑了一声,调侃起了陈休。

    “怎么,你不信?”陈休挑了挑眉,看向了大钢牙。

    “你要是能知过去,解未来,赖有为现在又怎么会在我们手中呢?”大钢牙大笑了起来。

    不料,他这句话落定后,陈休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大钢牙神色恼怒的质问道。

    “你手里的根本就不是赖有为,他顶多算个替身而已。”

    陈休这话落定,不止是大钢牙和爱美神,就连凌凌漆和李香琴也是猛然一惊,齐齐扭头看了过去。

    李香琴刚刚还处于崩溃的边缘,现在被吸引了注意力,神色又恢复了正常。

    “你少蒙我们?他怎么就不是赖有为了?”爱美神冷沉着俏脸,掏出了赖有为的照片比对了一下,然后怒瞪向陈休。

    “你们还没发现四周有变吗?”陈休说着,扫视了一下周围。

    大钢牙,爱美神,凌凌漆,以及李香琴一惊,顿时朝着四周扫视了过去。

    只见刚刚那群保镖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庭院内的宾客们也惊逃的所剩无几,只有寥寥几人还在院内,远远的看着他们。

    “不过是几个看热闹的罢了,有什么异常的!”大钢牙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他们可不是什么看热闹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就是布下障眼法的茅山道人,这里可以说是杀机四伏。”

    陈休盯着前方,目光不断的在闪烁,“而且,真正的赖有为,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