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26章 你有拼的实力吗
    “轰!”

    就在陈休沉浸在以气御劲之法中的时候,耳旁突然传来一道轰炸声。

    抬头一看,只见凌凌漆正好翻身落在了自己身旁,而那几名道人的天雷破正好轰炸在凌凌漆的身前,传来异响。

    这次天雷的落点距离陈休很近,他感觉到,天雷的力量似乎弱了很多。

    “靠,竟然追着我炸,差点就被你们给活劈了!”凌凌漆此时终于得以喘了一口气,冲着对面的道人一声怒吼。

    “师兄,借天雷的时限到了,力量已经不足了。”一名道人对着为首的杨道长说道。

    “哼,算他走运,居然躲避了所有的雷劫,重新布阵!”杨道长胡须飘扬,一声怒哼,对身边道人示意道。

    紧接着,几名道人立刻移动身形,重新在地面上踩着方位游走。

    原来术法是有时限的,威力并不能一直持续,这一点倒是术法的缺陷了,无法像武道内力一样持久。

    陈休见状,心中暗自念叨着。

    “布你个香蕉吧啦!”凌凌漆胸中一口浊气憋了太久,此时终于得到舒展,自然不能让这群道人再次布下阵法,气沉丹田,一声大喝。

    接着便从怀中摸出几枚短打飞刀,运足气,朝着几名道人飞了过去。

    飞刀在空气中发出呼啸之声,击打在道人的桃木剑上。

    “叮叮铛铛”几声响,桃木剑被飞刀给击中,纷纷断落掉在地上。

    凌凌漆随后深吸一口气,身形再度飞跃而起,手中杀猪刀闪烁着耀眼的白刃光芒,朝着眼前道人斩去。

    终于轮到他出手了,一定要狠出一口恶气。

    茅山道术的施展,手中的桃木剑是重要法器,没了桃木剑,别说阵法集结不起来,就连术法都无法施展。

    几名道人脸上现出了惊慌之色,脚下纷纷后撤。

    “莫慌!”杨道长一声低喝,脸上神色冷沉,透着几分淡定之意。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了两张黄色符纸,上面画满了铭文和符咒。

    杨道长口中念念有词,手中黄纸一甩,就像赌神飞扑克牌一样,朝着凌凌漆的杀猪刀飞去。

    凌凌漆来势凶猛,杀猪刀又是由断裂的半截屠龙刀打制而成,锋利异常,就连金枪客的金甲战袍都抵挡不住,这几名道人若是被斩中,只怕会当即身首异处。

    凌凌漆只是想要教训教训这几名道人而已,并无意要取他们的性命,所以手下留了气力。

    就在他的杀猪刀即将斩下之际,两道黄色符纸骤然而至,一道打在杀猪刀的刀刃上,另一道则打在了凌凌漆的右手腕上。

    “砰!”“砰!”

    突然,只见两道火焰分别从杀猪刀和凌凌漆的手腕上升起,就像是黑火药突然被点燃一般,炸的凌凌漆整条右臂为之一颤,手中杀猪刀差点拿捏不稳,掉落在地。

    “我靠!”凌凌漆一声惊呼,“啪”的一声落在地上,身形一阵摇晃,右手衣袖竟然被炸成了几条碎布,露出的右臂黝黑,不断的颤抖。

    幸亏他执掌这把杀猪刀数十载,这把刀已经几乎跟他融合成了一体,否则的话,这一下,肯定会让手中杀猪刀脱手飞离出去。

    “师兄,这家伙这把刀有些邪门,竟然安然无恙!”

    一名道人看到凌凌漆的模样,转头对杨道长示意道。

    在这几名道人看来,这两道黄纸符,足以让凌凌漆手中的杀猪刀炸成碎片。

    “你们这是什么邪术?怎么还能凭空生火?”凌凌漆有些郁闷的盯着几名道人,开口问道。

    如果说刚刚的天雷破让凌凌漆生出了速战速决的想法的话,那么这两道符咒,彻底打消了凌凌漆的进攻念头。

    茅山术法果然非同小可,要不是自己功底深厚,只怕今天就要折在这了。

    “哼,什么邪术,此乃茅山术法炼狱真火,可以焚烧世间一切罪孽,你这把刀上的杀孽太重,需要贫道替你超渡。”

    杨道长盯着凌凌漆,冷冷的道。

    “我这把是杀猪刀,天天杀猪,你们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来试试刀锋是否锋利。”

    凌凌漆觉得气势不能输,斜视着面前的道人道。

    “阿漆,要不今天的事就算了吧,反正恐龙头骨跟赖有为也没关系,不如我们撤了吧。”

    这几名道人实在是太邪门,身后的李香琴生怕凌凌漆再跟他们打起来,开口相劝道。

    赖有为只不过是金枪客设计陷害凌凌漆环节中的一枚棋子而已,没必要一定要在这里纠缠不休。

    “是啊是啊,既然知道了金枪客的真实身份,不如直接去找金枪客算账吧。”

    大钢牙和爱美神也赶紧附和,想要尽快撤离。

    他们两人,一个钢管被凌凌漆给斩裂,另一个的铁甲飞拳则对这几名道人丝毫造成不了杀伤力,早已萌生退意。

    “赖某人虽然不才,但也并非无名之辈,这里你们想来便来,想走便走,未免太没有将赖某放在眼里了吧。”

    不料,赖有为对这几人前来找自己麻烦,很是不爽,此时并不想就此息事宁人,一副喋喋不休的架势,盯着凌凌漆等人道。

    “那你想怎么样?”李香琴没料到赖有为还挺横,气恼的问道。

    “他这把杀猪刀不错,把刀留下,今日就放你们离开。”

    赖有为见杨道长占据着上风,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叭叭的抽着雪茄,目光盯着凌凌漆的杀猪刀,露出一丝贪欲。

    他是走私大王,专门走私国宝文物,第一眼看到凌凌漆的杀猪刀,就知道不是凡物,早已起了觊觎之心。

    “笑话,这把杀猪刀我向来不离身,想要我的刀,就从我的尸体上拿走吧。”

    凌凌漆扫了赖有为一眼,冷哼着道。

    蛰伏了这么多年,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惦记上了自己的杀猪刀。

    “你以为杀死你是多么难的事吗?留下刀,还有一线活路,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杨道长一声呵斥,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五张黄色符纸。

    刚才只是两道符文,便将凌凌漆的右臂打的失去了知觉,现在五道符文一出,饶是凌凌漆,心中也是一惊。

    这几个道人还真是难缠。

    李香琴,大钢牙和爱美神都是脸色大变,连凌凌漆都抵挡不住这些道人的符咒,他们就更加不是对手了。

    “真的要拼个鱼死网破?”凌凌漆的声音低沉了起来。

    “你有拼的实力吗?”杨道长一声冷笑。

    凌凌漆眉头紧锁,右臂紧紧的握着杀猪刀,内心在犹豫。

    “不知道我有没有!”

    就在这时,一道冷喝之声响起,紧接着,“噌”的一声,鱼肠剑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