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27章 我一人足矣
    陈休通过对凌凌漆的观察,将运气之道融会贯通,神阙,气海,石门和关元四处穴位,隐隐的涌出一股热流,通过呼吸之法,运至四周经脉。

    此时鱼肠剑出鞘,竟然迸发出了一道高亢之声,这是以气驭剑的声音,凌凌漆能听得出来,转目看向陈休,眼中已满是震骇之色。

    就在昨天,他亲眼看过陈休的出手,虽然出招很快很犀利,但是凌凌漆可以很肯定,陈休并未达到以气驭剑的境界。

    怎么才短短一天的时间,此人就有了如此之大的改变?

    不过这样也好,此时以他一人之力,想要对抗这几名道人,还真有些吃力。

    有陈休的加入,倒是可以让他轻松不少。

    两人合力的话,这几名道人应该拦不住他们。

    “这位兄弟,你我二人联手……”凌凌漆的右臂尚未完全恢复,但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赶紧对陈休示意道。

    不过话还没说完,就已被陈休给打断。

    “我一人足矣!”

    简短的一句话,说出来,却蕴含着极强的气势。

    话声落定之后,陈休手执着鱼肠剑,如同一道风一样的冲向了几名道人。

    “你要找死,我便成全你!”

    杨道长不屑的一声怒哼,在他看来,无非是多来送死一人而已。

    说罢,五张黄纸符凭空一甩,口中发出一道喝令。

    “郝郝阴阳,日出东方,吾今书符,普扫不祥,口吐三昧真火,服一字光明,捉怪使天蓬力士,破七用来疾金刚,降伏妖魔,化为吉祥,急急如律令!”

    “呔!”

    杨道长的喝令言罢,其余几名道人齐齐发出一声喊,声若洪钟,震的周遭众人耳朵嗡嗡直响。

    这是道家的真字言,效果堪比狮吼功,具有震慑对方心神之效果,与这五道符咒可以配合施展。

    凌凌漆被震的眉头紧锁,心中暗呼“糟糕”。

    这几个道人的术法着实厉害,即使是他跟陈休联手上,也未必能取胜。

    现在陈休年少轻狂,居然还一个人冲了上去,一旦受损,今日他们几人是无法破这几个道人的术法了。

    凌凌漆满脸的愁容,欲提刀迅速冲上前,尽最后一份绵薄之力,试图破了这几个道人的术法。

    不过还没等他有所行动,只见眼前突然闪过一道白刃亮光,就如同闪电破空而过一般。

    “树欲静,而风不止!”

    陈休的喉咙中发出一道低沉的喝声,鱼肠剑自右上朝着左下斜划而过。

    以气驭剑,使出快风斩第二层招式,威力陡然大增。

    剑锋带起的风声,犹如摧枯拉朽一般,仿佛能斩破世间一切阻碍。

    直面这一剑的杨道长等几人,甚至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威压,眼睛都睁不开,用手护在了面前。

    赖有为更是脸色大变,连连后退,早已躲藏在了替身的后面。

    “嚓!”

    一道轻微脆裂的声音响起,很轻,很脆。

    鱼肠剑并未使出多么绚烂夺目的招式,就这么斜的一划,然后重新收回成了一支笔。

    凌凌漆,李香琴,大钢牙,爱美神,杨道长等人,全都呆愣在了原地,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一剑,并未斩向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倒地。

    四周陷入了一片沉寂。

    片刻后,“哗啦”一声响,空中飘荡着的五张黄纸符,突然四分五裂,被剑刃带起的余风一吹,瞬时四散飘落,犹如一只只破茧而出的蝴蝶,找到了新生。

    刚刚将凌凌漆右臂炸的焦黑,差点让杀猪刀脱手的黄纸符,在陈休面前,突然变得不堪一击了起来,与草纸无异。

    杨道长等几名道人脸色惨白,他们刚刚还在符纸上加了密咒,威力比刚才还要强,可是现在,符纸却裂开了。

    “这……就是武道?”杨道长嘴唇喏喏,发出了一道低低的声音。

    自从入了茅山一脉之后,他向来瞧不起武道,自以为术法可以破一切。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太可笑了。

    一切的术法,在速度面前,竟然会显得如此的不堪一击。

    速度,恰恰就是术法所欠缺的。

    “鱼肠剑跟了他,不亏。”李香琴喃喃自语,声音极低。

    “你们还有什么术法,尽管使出来。”陈休转头看向了一侧,声音冷淡的对几名道人示意着。

    杨道长等人面色讪讪,不敢接话。

    他们倒还有几张符咒,只不过威力比不上刚才的天火符咒,连天火符都如此不堪一击,剩余的符咒使出来,只有自取其辱。

    “如果没有底牌了,就让开吧,我有几句话要跟赖老板谈谈。”

    陈休眉头挑了挑,说道。

    杨道长等人互相看了一眼,眼中神色复杂,似在思考,很快,便做了决定。

    几人转过身子,对着赖有为鞠了个躬,表示歉意,然后朝外走去。

    经此一役,他们几人知道,在香江是再也混不下去了,道心突然被激发,纷纷决意重回茅山,静心苦修。

    师父说的对,修道之路漫长艰难,他们几人太浮躁了,不把心彻底静下来,很难悟道。

    这一次,倒是给了他们一个重新修道的机会。

    赖有为面无血色,雪茄掉在了地上都不知道,看着陈休,心中慌乱不已。

    “我说了,恐龙头骨跟我无关,一切都是金枪客所为,你们要找就去找他算账,别来找我啊。”

    赖有为哭丧着脸,声音都在颤抖。

    “你放心,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保证,不会伤你性命。”

    陈休盯着赖有为的眼睛,冷冷的问道。

    “什么问题?”赖有为听到这话,心里这才算是舒缓了一些。

    “恐龙头骨里,藏着什么秘密?”

    陈休一针见血,问完后,目光直视赖有为,盯着他脸上一切变化。

    这句话一出口,赖有为还没有所反应,凌凌漆,李香琴,大钢牙和爱美神倒是率先一愣,刚要合拢的嘴巴,再次睁大,反应比刚才看到陈休斩出那一剑时还要大。

    “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赖有为一脸的懵逼。

    “想活命,就别装!”陈休冷沉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