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科幻悬疑 > 行走诸天的剑圣 > 第29章 杀人诛心
    “我从金枪客和他身旁那个神秘人的谈话中,隐约听出,恐龙头骨好像是能修复什么东西,对他们很重要。”

    “而且听他们话中的意思,似乎也没有完全破解恐龙头骨的秘密,所以他们要想转手恐龙头骨,必须要再等一段时间。”

    赖有为见陈休再次催问,也就不再扯其他的,直接将自己所了解的说了出来。

    陈休听完这番话,皱了皱眉。

    从赖有为的神情来看,他说的不像是假话。

    只是,恐龙头骨能修复什么呢?

    “你跟在金枪客身边的时间最久,你知不知道他想要修复的是什么?”

    随后,陈休转身看向了李香琴。

    “我不知道。”李香琴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了一抹黯淡的神色,“说白了我只是他的一枚棋子而已,很多事情根本不会向我透露。”

    当她得知了金枪客身边还有个神秘人之后,便知道了自己在金枪客心中的分量,心里不禁在为这些年所做的事情而感到不值。

    幸亏有陈休在,要不然,只怕自己还要傻乎乎的替他杀掉凌凌漆和赖有为,彻底替他遮掩转移恐龙头骨的踪迹。

    “不如我们尽快赶回去吧,反正已经知道了金枪客的身份,趁早解决掉他,防止恐龙头骨被他转手了。”

    大钢牙看着陈休,开口提议道。

    “也好,我也正有此意。”陈休点了点头。

    这里的事情已了,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解决金枪客。

    “这位大侠,你要问的事情,我已经把知道的都说了,你答应要饶我一命的。”赖有为生怕陈休临走前杀人灭口,一副可怜巴巴的神色开口道。

    “你放心,我陈休向来一言九鼎,只要你将从你手中流出去的国宝级文物全都赎回,这颗脑袋便可暂存在你脖子上。”

    陈休说完之后,示意凌凌漆,李香琴等人撤离赖有为的豪宅。

    赖有为见状,脸色吓得惨白,半晌后才长舒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恍如一场梦一般。

    “真的就这么放过他了?这也太便宜他了吧。”

    出了庭院后,李香琴一脸不忿之色的问向陈休。

    香江最大的走私大王,靠着贩卖国宝发财,说是叛国都不为过,要不是有陈休在,李香琴都想一枪崩了他。

    “杀了他容易,但是这样一来,流通出去的国宝,就很难再回来了。”

    陈休淡淡的解释着道。

    “可是如果我们走了之后,他根本就不去赎回那些国宝呢?而且这次之后,他肯定会对我们有所提防了,想要再接近他,难度只怕要大多了。”

    爱美神插嘴问道。

    “只要做掉金枪客之后,你们把金枪客的死讯传到香江,赖有为自然会乖乖的按照我们所说的去做。”

    陈休抬头看了看前方,然后悠悠的回道,“反之,如果死的是我们,那即使杀了他,也只是多拉了一个垫背的而已。”

    几人听到陈休这话,这才明白他的用意。

    确实,如果金枪客都死在了他们手上,区区一个走私商,又怎么能防得住他们?

    要想活命,就必须乖乖的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

    “听说金枪客有把金枪,威力强劲无比,能将人崩成碎片,身上那件金甲战袍又是刀枪不入,只怕不易对付啊。”

    大钢牙似有所虑的道。

    “哎,只可惜我的右臂刚刚被那几个道人的符咒给伤了,无法使出全力,要不然的话,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心。”

    凌凌漆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的右臂,然后有些丧气的道。

    “陈休,你觉得我们有几成胜算?”李香琴看了看陈休,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陈休摇了摇头。

    这个世界的发展,已经跟他所认知的那个有了很大的差别,金枪客不仅身边有个神秘人,而且还在破解恐龙头骨的秘密,谁能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实力。

    几人不再说话,都在各自想着心事,尽快的朝着海关赶去。

    幸亏香江与渔港城距离很近,晚上也有轮船来往。

    再加上李香琴,凌凌漆等人身份特殊,所以过海关很简单,甚至可以走特殊通道,上了游轮,便朝着渔港城行去。

    趁着夜色,陈休等一行五人来到了秘密总部。

    有李香琴带队,几人进入总部也是毫无困难,没有遭遇任何的盘查。

    此时已是深夜,秘密总部内除了巡逻的卫队之外,其余地方都已经熄灯了,四下一片安静,只有外墙的院子里还有闹哄哄的声音传来,不时的有哭喊声。

    “那是什么地方,怎么有人在哭?”大钢牙好奇的问道。

    “那是枪毙罪犯的刑场。”李香琴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看,一脸淡定的神色道。

    “什么?刑场?大半夜的难道还要枪毙人?”大钢牙愣了愣。

    陈休正走着,心中突然一动。

    在原剧中,凌凌漆正是此时被押解去枪毙,而且被枪毙的几人其实都是无辜的,被当了替罪羊而已。

    他突然想要看看,此时在刑场被枪毙的几人,是否跟原剧中的一致。

    想到这里,陈休脚下一动,身形朝着围墙闪现了过去,吸气一提,脚尖在围墙上借力踩了几下,爬上了围墙。

    学会了以气御劲之后,果然身手敏捷多了,说不定还能修习轻功,陈休心中暗自念叨着。

    凌凌漆,李香琴等人不知道陈休想要干什么,还误以为陈休是发现了金枪客的行踪,见状纷纷跟着翻上了围墙。

    只见对面墙角处,站着一排三四个人,身穿罪犯囚服,被绳索捆缚着,很显然在等待着被枪决,满脸悲痛的神色。

    在他们面前,站着一排荷枪实弹的卫队,杀气腾腾的盯着囚犯。

    “达闻西?!”凌凌漆突然惊呼了一声。

    只见对面的囚犯中,站在正中间的,赫然竟是达闻西!

    他那天被陈休给吓跑了之后,躲藏了几天,后来见自己并没有被通缉,觉得身份并没有暴露,所以又壮着胆子回到了秘密总部。

    不曾想,金枪客正要找一个替死鬼,扛下恐龙头骨丢失的罪名,达闻西因此中奖,被金枪客给忽悠着绑下,送到这里,连夜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