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 第978章 五行金炁
    群山之间,江舟与素霓生、林疏疏二人一路御空而行,一路不停,已逾旬日。

    行至此间,前方突然一黯。

    头顶天日都被遮盖。

    本以为只是进入了一片上古山林,只是行进数里,便见前方有一片树墙横亘。

    他们这一路也见了不少上古奇树,俱是大可参天。

    可从来没有见过如眼前一般的巨树。

    巨树树冠直入云霄,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绵延怕不下几千里

    遮盖头顶天日的,便是这奇大无比无比的树冠。

    那树干怕是径有数十里。

    “嘶~!”

    “这竟是一棵树?”

    上有顶盖,前有树墙,三人不得不在巨树之前降落下来。

    林疏疏转动轮椅,来到树前,发出惊叹。

    “这是槃木。”

    江舟抬头四处观望,已想到此树来历。

    这又是一个只出现在古籍传说之中的物事。

    先民之山,有槃木千里。

    应该正是说的此树。

    “先民山?”

    素霓生笑道:“槁馀国主说过,过了先民山,便是叔歜国,有其相助,当能顺利进入附禺山。”

    江舟却没有这么乐观。

    这条路线,是槁馀国主告知的。

    据其所言,那叔歜国中之人,乃是颛顼后裔。

    世代卫守附禺山,渐成一国。

    再怎么说,也是上古五帝苗裔,绝不是好相与的。

    槁馀国主让他来寻此国人相助,便是将他当成了太上正宗嫡传。

    若他真有这一层身份,无论是叔歜国,还是那附禺山中神鸟,自然都不足为惧。

    问题是江舟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真的不是啊……

    要真是顶着这身份上门去,被人打假怎么办?

    “咦?”

    说话间,忽闻一阵悠扬悦耳的乐声传来。

    乐声清脆透亮,似乎是某种琴弦所发。

    三人都是通音律之人,不过江舟和素霓生都只是有所涉猎,算不得精通。

    林疏疏方是工于此道,甚至堪称圣手。

    乍闻之下,便被吸引。

    不由自主地便循声寻去。

    只是他寻遍四周,却也找不到那乐声来源。

    “奇怪,如此仙乐,定是出自乐道圣手,怎的只闻乐声,不见其人?”

    江舟眉头微皱。

    林疏疏竟是被这乐声所迷一般,一直循着乐声,在槃木之下兜着圈子。

    看了一眼身旁的素霓生,竟也是闭目倾听之状。

    “咦?那里有个树洞。”

    林疏疏忽然发现那槃木巨大的树干上,离地数丈之处,有一个黝黑的树洞。

    有丝丝风气进出,那迷人的仙乐,似乎便从其中而出。

    林疏疏已飘身而起,想要去寻那仙乐根源。

    “嗖!”

    正要进洞之时,忽闻一声破空厉啸传来。

    “咚!”

    一道黑影仿佛能洞穿虚空一般,霎那而至,直接穿透树干。

    江舟着眼一看,竟是一根丈余长的赤红色矛杆,大半根已没入树干,尾端仍然剧烈的晃动着。

    “啾!”

    却听一声怪异的啸声。

    槃木上那“树洞”竟陡然一合。

    露出一颗极其狰狞的兽首。

    七分似牛,三分似虎。

    正剧烈地扭动着长有十余丈,如同蛇一般的身躯。

    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树洞。

    而是此怪盘在一个树瘤上,垂下兽首,张开巨口。

    只因此怪身躯与这棵树颜色几近相同,又能发出那等“仙乐”迷人,三人一时间竟然都未察觉。

    那根长矛,此时不仅将其身躯牢牢钉在树上,也打断了它的“仙乐”,林疏疏和素霓生都顿时惊醒。

    林疏疏见眼前异兽,顿时背生冷汗,骤然暴退。

    江舟也已剑气出手。

    “叮”的一声如金铁交鸣之声,江舟竟觉剑气上传来一股强大的阻力,不仅难伤此怪鳞甲,反而有种回弹之力,心下微惊。

    要知道他这融合了庚金之气的戮妖剑气,锋锐无双,无物不摧,纵然一座山都能削平了。

    此时竟然连这怪兽的皮都割不破?

    “此虫乃金炁之属,刀剑不可伤,需以火攻!”

    江舟惊异刹那,远处传来一个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道人影,在槃木层层叠叠,绵延不知几千里的枝杈上急速纵跃而来。

    听闻此言,江舟已默念咒诀,一道火光冲天。

    霎时间,那怪兽浑身燃起熊熊烈火。

    他将一身法术神通减为九转玄功之时,便已将柳叶金刀术、火罩摄邪咒、雪山咒、黑山咒减去旁枝杂叶,化为最纯粹的五行之术。

    金、木、水、火、土五行之中,唯独缺了木行。

    御使烈火,却不在话下。

    怪异恶兽在烈火之中嘶吼扭曲,没有支撑多久,便化为灰烬散落。

    【诛斩“琴虫”,非妖非邪……】

    【……】

    鬼神图录呈现,江舟扫了一眼,虽未有收获,却竟然发现上面多出了一行以前从未见过的字。

    【五行金炁:一】

    “踏……”

    心念动间,那纵跃而来的人影已落到了距几人不远的一根枝杈上,颇见诧异地打量三人。

    “你们是玄门修士?怎会到这大荒来?”

    虽是问句,却已经确定,并没有等三人回答的意思,便道:

    “这是大荒琴虫,平日里最喜附于槃木之上,能鸣仙乐,诱捕血食。”

    “你们胆子也太大了,大荒之上,处处凶险,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也敢随意靠近?”

    “多谢勇士搭救。”

    江舟几人相视一眼,也有些后怕。

    别看他们都是道行不浅,但这上古世界,实在是太过凶险。

    就刚才那只琴虫,说强不强,说弱却也不弱,林疏疏真要被其一口吞了,还真未必能全身而退。

    若不是这人将其弱点点出,他们怕是要有一场苦战。

    “谢我作甚?我可不是救你们,这琴虫是我的猎物,如今让你们给烧没了。”

    那人一跃而下,顺手将那根赤红的长矛拔了出来。

    这矛也不是凡物,能如此轻易洞穿那琴虫,又在江舟的烈火下焚烧这许久,都未伤半分。

    几人倒也不介意他的“无礼”。

    江舟放低姿态,与其攀谈。

    过了一会儿,三人便知此人来历,正是他们要寻的叔歜国人。

    那人也知道三人的目的,皱眉道:“你们要去附禺?”

    江舟点头:“正是。”

    “回去吧,那里不是你们能去的地方。”

    林疏疏对此人的冷淡不满,忍不住道:“能不能去,是我等自己的事,你只管指路便是。”

    那人倒也不怒,淡淡道:“你们刚才不是说是从大人国来的?”

    “若我是你们,现在就逃,逃得越快越好,逃得远远的。”

    林疏疏只当他口出讥讽,眉目间微见怒意,正待发作,江舟拦住他,朝那人道:

    “阁下此言何意?”

    那人扫了他一眼:“大人国如今都已经变成死人国了,你们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