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第一章 问剑弟子
    仙山路隔烟水寒,杳杳云海何时还?

    一如这千秋岁月,绵延数百里的天涯山终年藏于云雾之中,千百座险峰在其中隐现,神秘莫测,难以窥见。

    而宁州仙名远扬的天涯门,便是立于此山之中,以云海大阵笼罩群峰,镇守山门。

    此时已近破晓,天色渐明,在霞光的渲染下,天涯山恍若披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又像是几笔淡墨轻描,远山朦胧。

    一条溪涧自遥远处流淌而来,卷着云雾和早霞,绕着密林与山丘,通向了一座未与众山俦的千仞孤峰。

    此峰四壁如削,挺拔秀丽,势若刺天之剑,直破青云而上,为天涯门三十六座主峰之一的剑峰,也是天涯门三十六脉传承之一。

    而剑峰脚下的溪涧边上,可见一片错落有致的屋舍群,乃是未得剑峰真传的问剑弟子居所。

    甲字三号屋内。

    林知难盘膝坐在床榻上,闭着眼睛,口中含着一颗清凉甘甜的丹药,按照剑峰的入门呼吸法,静静地积蓄着元气。

    “咚咚咚!”

    敲门声忽然响起,还没等他去开门,一个身穿白衣的俊美年轻男子就推门走了进来,大大咧咧地说道:“林师兄,你怎么还在修炼,要开始问剑了,剑老让我们现在去舞剑坪集合!”

    林知难没理他,过了半晌,才睁开眼睛,缓缓吐出一道清晰可见的白气。

    “吐气如剑?”

    俊美年轻男子眼睛一亮,笑嘻嘻地说道:“师兄你元气积累这么深厚,哪里需要临阵磨枪,这次肯定能通过问剑考核的,别担心。”

    “我并没有担心,谢谢。”林知难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我都入门两年了,去年的问剑考核就差一点通过,又修炼了一年,怎么可能过不了……不过,许宿师弟,我不是和你说过,让你进屋之前,记得先敲门吗?”

    “我敲了啊。”年轻男子‘许宿’一脸无辜。

    “……我的意思是,敲门后,要经过我的同意,你才能进屋,不然万一我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被你撞见了岂不是很尴尬?”林知难摊开双手。

    “奇怪的事情?”

    许宿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了过来,咳嗽一声,说道:“师兄,剑老说了,在问剑之前,要守住精元的。”

    “你……想多了,我只是担心中二病发作的时候,被你看到……算了,没什么。”

    林知难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多说,便下了床榻,穿上靴子,朝着门外走去:“走吧,去问剑吧。”

    “中二病?什么病?”

    许宿也来不及多问,连忙跟了上来。

    两人穿过一间间屋舍,许宿神秘兮兮地低声道:“林师兄,你猜这次负责问剑考核的真传弟子是谁?”

    “谁?”林知难懒得猜。

    “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那位,鼎鼎大名的皇甫师姐!”许宿略显激动地说道。

    林知难淡定地噢了一声,瞥了许宿一眼,说道:“你这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皇甫璃是你家的呢。”

    “我倒是想……可惜人家根本看不上我。”

    许宿有些郁闷地说道:“听说皇甫师姐美貌非凡,如姑射神人,而且还是剑峰数百年来都有数的天才,才入门十年,道行就已经颇为高深了,人称岁寒仙子,传闻连悬剑宗这种名门大派都有她的仰慕者,本公子……咳,我在宁州虽然有些美名,但和她一比,也像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你在宁州也没什么美名,也就我送你的那首诗比较有名。”林知难毫不留情地打击了一句。

    许宿咳嗽一声,叹息道:“可惜我没有林师兄你这等大才,不然以我的资质,就算是皇甫师姐这种冰美人,说不定也能打动其芳心。”

    林知难瞥了他一眼,问道:“怎么?许公子喜欢这种冰山一样的仙子吗?”

    “也不能这么说。”许宿摇摇头。

    “哦,是特别喜欢吗?”林知难恍然。

    “对,特别喜欢。”许宿笑了。

    “那长生和美人,你选哪个?”林知难问道。

    “我都想要!”

    “……你在想桃子吃。”

    “啊?我不喜欢吃桃子啊。”

    “哦,那你吃橘子吧,你在此处等着,我去给你买橘子。”

    “咦?本门有卖橘子的地方吗?”

    “……唉,不懂梗的人真没意思……”

    ……

    不多时,两人已经来到了溪涧旁的舞剑坪。

    此时已经天亮,晨光之下,可见一片广阔的绿野上,稀疏地生长着数十颗乌黑的铁树,不少铁树上还可以看到白色的剑痕剑印。

    而舞剑坪上,已经聚集了十余个前来参加问剑考核的‘问剑弟子’,既然愿意来参加考核,显然都是有些信心的。

    问剑弟子,仅仅是剑峰的入门弟子,只能算是外门中的外门,这个阶段都是老老实实地打坐,吐纳积蓄元气,同时问己身剑心,逐渐增强念力,才有可能通过问剑考核。

    林知难的修行资质只能算是寻常,打坐了一年时间,也没能积蓄到足够的元气,所以才又打坐了一年时间。

    入门后,问剑弟子只有三年期限,三年时间都无法通过问剑考核,那就会被逐出天涯门了。

    还好他有穿越者这个身份,才没那么丢人。

    或许是两世为人的缘故,他的念力天生就极强,这也是当初成功拜入天涯门的优势之一。

    其他峰对于修行资质的要求较高,而剑峰是飞剑之道,更看重念力,因此他选择了剑峰,而且他前世看那些仙侠影视剧之类的作品时,就觉得剑仙很帅!

    这一世,他借助穿越者的优势,十八年间赚取了不少财富,打点好天涯门的外门执事,借助人脉关系才有了参加天涯门入门考核的机会。

    包括积累元气的丹药,也是花了大价钱买下来的。

    他很感谢前世的身为语文老师的老妈,天天逼着自己背诗背古文,而老爹是化学转物理老师,所以他的数理化也不错,不然穿越过来,也只能两眼一抹黑。

    “林师兄来了。”

    “林师兄早。”

    “林师兄,此次问剑最有把握的就是你了。”

    林知难来到舞剑坪时,不少弟子便主动笑着打招呼。

    论修行资质,他在这一群人之中只是中下,但天生念力颇为优秀,再加上他搬运过不少前世的诗词,有一个大才子的美名,所以比较受欢迎。

    而且,在重视悟性的修行者眼中,聪慧之人也是一种天才。

    “嗖。”

    忽然,一声犹如利箭破空般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

    林知难抬头看去,赫然发现,一道剑光从剑峰峰顶的方向俯冲而来,剑光上可见一道长发飘飘的窈窕倩影,很快便落在了众弟子前方的空地上。

    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只见剑光收敛,一个白衣飘飘的年轻女子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她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容貌极美,肤白似雪,一头黑瀑般的青丝披散在肩头,清丽如仙的模样如同从画中走出的人,眉心可见奇异的紫色花钿,更显得她气质冷若冰霜,一身月白色的烟罗衫在风中飘动,背后还背负着一柄淡紫色的仙剑。

    不少弟子都忍不住有些出神地望着这美貌女子,随即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人便是前来考核的剑峰真传弟子,那位岁寒仙子‘皇甫璃’。

    “皇甫师姐。”众多弟子纷纷行礼。

    皇甫璃微微颔首,没什么表情地开口道:“此次剑峰的问剑考核,由我来负责。

    “我剑峰一脉的修行,分为问剑、寻剑、养剑、磨剑、藏剑五个阶段,你等若是能问剑成功,便可成为‘寻剑弟子’,去小剑楼请‘心剑长老’选一门剑修法门,只要修成法门之后,便可以去剑庐获得属于自己的飞剑。

    “但若失败,三年之内还可重来,一旦三年期限过了,便会被逐出天涯门。”

    很公式化地说完了流程,她便一挥手,草坪上顿时出现了一方石台,而石台上则是插着一柄犹如玉石般的白色长剑,剑刃完全没入石台,只露出了一个剑柄。

    问剑石台。

    不少弟子都已经是第二次,甚至第三次参加问剑考核了,并不觉得稀奇。

    “集中心神,灌注全部元气,若能将此剑从石台内拔出来,便算是问剑成功。”

    皇甫璃淡然道:“接下来,你们便一个个来吧,记得报自己的入门时间。”

    这明明叫拔剑,不过拔剑弟子是不太好听……林知难暗自嘀咕,也懒得多等,便第一个走上前,说道:“皇甫师姐,在下问剑弟子林知难,已入门两年,前来问剑。”

    皇甫璃轻轻点头,没说什么。

    林知难伸出手,握住了玉剑的剑柄,便开始缓缓调动元气,同时集中心神于剑上,控制着元气渗入玉剑之内。

    以他的念力优势,哪怕一边拔剑,一边在心里唱拔剑神曲,都不会有什么影响。

    去年的时候,他就已经拔过一次了,只是拔出来九成九的时候,元气不够了,所以才考核失败,这次自然毫无难度。

    只见玉剑在他的手中,缓缓亮了起来,同时一寸寸地脱离了石台。

    不多时,整个玉剑便已经被林知难拔了出来。

    “问剑成功。”皇甫璃轻轻点头,“放回去吧。”

    林知难将玉剑重新插了回去,玉剑顿时与石台严丝合缝地连在了一起。

    “你入门两年,修行资质寻常,不过念力还不错,姑且算是丙等资质吧。”

    皇甫璃神情自若地点评完之后,便淡淡道:“你去旁边等着吧,待所有弟子问剑之后,再一起去小剑楼。”

    这小妞年纪还没我大,居然还这么老气横秋的……林知难暗自腹诽,不过表面上依然保持着礼节,揖礼道:“是,师姐。”

    不一会儿,十余名弟子便都已问剑,通过的也只有六个人,其中包括林知难和许宿。

    而没通过的人,要么元气不足,要么念力不足,还需要继续修炼,若是到了三年期限,也只能离去了。

    “其余弟子回去吧,至于你们六人随我来。”

    皇甫璃迎着晨光而立,玉容上依然平静无波,目光扫过了这六个新的‘寻剑弟子’后,随即一转身,随着满头青丝的飘荡,便走向了舞剑坪深处的那座小剑楼。

    ……

    剑峰有大剑楼和小剑楼之分,大剑楼位于剑峰的山巅之上,藏有种种高深法门以及诸多剑道典籍。

    而小剑楼则是在山脚下,只是藏有剑修的种种法门的入门篇,以及最基础的御剑术,只要问剑成功,便可得到心剑长老的传授。

    唯有入门篇修行成功之后,去剑庐寻找到适合自己的飞剑,才能修行御剑术,飞上剑峰,成为内门的‘养剑弟子’。

    传说大剑楼有九层之高,而小剑楼只有四层,但也有禁制道法加持,同时由历代修行‘心剑’之法的长老守护,普通弟子想偷秘籍那就是痴心妄想了。

    “心剑长老,晚辈真传弟子皇甫璃。”

    皇甫璃站在小剑楼的门前,平静地望着那坐在门口的灰衣老者,揖礼道:“这六名弟子,便是今年问剑成功的新人,请您为他们挑选合适的修行法门。”

    “是你啊。”

    灰衣老者的双目一片苍白,赫然是一位盲人。

    他微笑道:“我还记得当年你问剑成功之后,我为你列了三种法门,你一种都没有选择,反而要修行那《太上剑经》,如今十载过去,竟有了如此道行,当真是不可思议,可有什么诀窍?”

    皇甫璃神色平静地说道:“不过是剑心至纯至真罢了。”

    灰衣老者低笑一声,也不知信了几分,随即对对林知难等六名弟子说道:“你们都过来吧。”

    林知难等人立刻走上前。

    灰衣老者苍目闭合,眉心飞出了一道道近乎透明的虚幻剑光,一共六道淡淡的虚幻剑光,分别没入了六名弟子的体内。

    过了半晌,灰衣老者睁开瞎眼,指着许宿说道:“你修行资质颇佳,但念力不纯,不适合心剑,念力不足,在御剑之道上也难走太远,但你的灵性偏火、木二相,颇有铸剑才能,我推荐你修行适合铸剑炼器的法门《炼策》,若是实在是心向御剑,也可以修行适合御剑之道的法门《玉阳典》,你选哪个?”

    许宿并未犹豫,直接开口道:“晚辈愿意走铸剑炼器一道。”

    灰衣老者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挥手,一枚玉牌飞向了许宿,说道:“进去吧,三楼的甲字号书架,第七排第三本玉册,便是《炼策》的入门篇,你持有此玉牌便可接受传承,去吧。”

    “是。”

    许宿欣喜地接过玉牌,对林知难眨了眨眼睛,便走进了小剑楼内。

    接下来,灰衣老者又看向另一个弟子,点评一番,推荐了两部修行法门,赐了玉牌之后,第三个终于轮到了林知难。

    “你……”

    灰衣老者沉吟了一下,说道:“你的修行资质较差,同时戾气颇重,怕是很难令飞剑认主,并不适合御剑之道,灵性五行杂乱,并无明显特长,也不适合铸剑炼器,但念力却很强,我推荐你修行适合心剑之道的《婆娑心经》,或许会有些成就。”

    戾气颇重?这个也能看出来,不愧是擅长感知推演的心剑……林知难暗自叹息,不禁回想起了当年的那场灾难,沉默了一下,还是问道:“心剑法门,若是修炼到深处,可否屠龙?”

    “屠龙?”

    灰衣老者诧然,问道:“你想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