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第二章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前辈。”

    林知难拱手道:“晚辈乃是宁州秦延郡之人,家住秦延江边上,当年秦延江遇蛟龙走水,引发洪涝之灾,致使晚辈一家五口葬身于滔天洪水之中,唯有晚辈幸存于世,而晚辈如今踏上修行路,便是为了屠那蛟龙,以慰藉晚辈家人的在天之灵。”

    “秦延江的那只蛟龙?”灰衣老者恍然。

    众弟子也愕然看着林知难,没想到这位颇负才名的林公子,修行竟然是为了屠龙?

    蛟龙,那可是传说中的可怕妖物!

    在旁边静观的皇甫璃闻言,也露出一丝诧异之色,看了林知难一眼,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美眸中隐隐浮现出一抹复杂的情绪。

    “痴儿……”

    灰衣老者却是忽然叹了口气,摇头道:“屠龙?你可知道,秦延江那只蛟龙在走水之前,便已经是极其不好惹的妖物?当初它走水便是为了化龙,如今化为真龙,就算是陆地神仙也不敢招惹它,你一黄口小儿,竟还想屠它?”

    林知难知道这话一旦说出来,必然会被人认为不知天高地厚,但他也必须问清楚。

    “前辈,晚辈只想知道,心剑法门若是修炼到最后,能否屠龙?”林知难拱手问道。

    “自然不能。”

    灰衣老者说道:“心剑之法,本就不擅长杀敌,只擅长推演感知,哪怕修炼到最后,也不可能屠龙,更何况……就算你在念力上颇有天赋,想修炼到最高境界,也只是天方夜谭而已。”

    “那御剑之道呢?”林知难问道。

    “御剑之道,就算修炼到掌门真人那般的陆地神仙之能,也对付不了一条真龙,除非有一柄真正的仙剑。”灰衣老者劝慰道:“但以你的资质,若是走御剑之道,莫说是屠龙了,就算是强大点的蛇妖你都对付不了,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林知难沉默了一下,说道:“请前辈推荐一部适合御剑之道的法门。”

    灰衣老者微微皱眉,说道:“修炼心剑,才是适合你的道路,以你的资质,御剑之道有所成就都极难,更别说你戾气如此重,真正有灵性的飞剑只喜欢心正至纯之人,十有八九都会拒绝你。”

    林知难低沉道:“晚辈明白,但若是不试上一试,心中难安。”

    灰衣老者眉头皱得更深,说道:“数十年来,我为剑峰数百名弟子挑选法门,极少看走眼,你如此一意孤行,不过是自找苦吃。”

    林知难深吸一口气,正要说话,却听到一个清冷悦耳的女声忽然响起:

    “你挺适合修行《太上剑经》。”

    林知难闻声看去,竟然是皇甫璃开口了。

    皇甫璃的俏脸上古井无波,只是看着那灰衣老者,淡淡道:“心剑长老,既然你已经知晓这位师弟的修行路,为何不给他推荐《太上剑经》?”

    《太上剑经》?

    林知难心里一动,这不是皇甫璃修行的法门吗?

    以‘太上’为名,听着就很高大上。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这位冰山一样的冷美人,居然会主动替他开口,这让他有些意外。

    难道说,这位岁寒仙子其实是一个面冷心热之人?

    被他誓要屠龙的雄心壮志感动了?

    不容易啊,终于要进入仙侠剧男主角的节奏了吗!

    后续会不会有“得罪了,皇甫姑娘”这种发展?

    林知难一时间浮想联翩,瞬间脑补出了一部注定大火的仙侠言情剧。

    “《太上剑经》?”

    灰衣老者皱眉说道:“这部法门有违天和,又岂能随意修行?”

    林知难忍不住转身看向皇甫璃,拱手问道:“皇甫师姐,不知你说的《太上剑经》为何适合我?”

    皇甫璃看了他一眼,说道:“《太上剑经》也是御剑之法,但并非御使外剑,而是御使本命飞剑。

    “这法门,以自身心血元气培养剑胎,以煞气戾气为飞剑灵性,磨练出一口擅长杀伐的本命飞剑,这飞剑最适合自己,也比外剑更容易操控,对于法力的要求也没那么高,且威力更大。”

    她顿了顿,说道:“若是修炼到最深处,屠龙诛仙也未尝不可。”

    “但是呢?”

    灰衣老者叹了口气,说道:“培育本命飞剑的煞气何来?这等杀生之剑,不仅会酿成杀孽,更有可能导致煞气戾气反噬,轻则变成白痴,重则当场道心崩溃而死!”

    皇甫璃面色不变地说道:“这位师弟心怀大仇,明知屠龙之难,却还意志坚定,且天生念力强大,只要恪守本心,道心无破绽,再重的煞气也无妨。”

    林知难心中有了决定,便对灰衣老者拱手道:“心剑长老,晚辈就选《太上剑经》了,无论后果如何,晚辈都无怨无悔。”

    灰衣老者沉默了半晌,一挥手,扔了一块玉牌给林知难,叹道:“痴儿……四楼甲字号书架第一排第一本的玉册,就是《太上剑经》,去吧。”

    林知难暗松了口气,接过玉牌,对灰衣老者拱手道:“多谢长老。”

    然后又看向皇甫璃,真诚地说道:“多谢皇甫师姐的建议。”

    皇甫璃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林知难道谢之后,便迈步走入小剑楼中,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才从楼中走了出来。

    而皇甫璃还神色淡定地站在剑楼门口,似乎在等其他弟子出来。

    林知难回想起刚才接受的传承,其中有颇多难以理解的地方,修行起来肯定困难重重。

    他忽然看了一眼皇甫璃,眼睛顿时一亮,这位皇甫师姐修行的法门和他一样,若是肯指点他,那就容易多了!

    唔,这位美得冒泡的仙子看似冷漠,但这种人的内心一般是很孤独的,刚才出言帮我,就说明她对我应该是另眼相看的,又修行同样的法门,应该会帮我吧……林知难暗自分析。

    虽然她外表冰冷,但内心应该……

    思忖间,他走到皇甫璃的面前,拱手问道:“皇甫师姐,若是有空,不知可否指点一二?”

    然而——

    “我没空,你自己慢慢学吧。”皇甫璃面无表情地说道。

    说好的面冷心热呢……林知难愕然,只能无奈道:“打扰了。”

    好吧,这位冰山仙子看似冰冷的外表下……内心其实更加冷漠。

    哎,还以为要进入仙侠言情剧男主角的节奏了呢……

    果然是人生错觉啊。

    她看上去似乎也蛮有文青气质的,要不……抄几首诗忽悠一下?林知难暗自嘀咕。

    过了片刻。

    六名弟子都接受传承出来了。

    皇甫璃开口道:“虽然你们都已经得到了修行法,但依然是外门弟子,在修成道心之前,还是住在山下,同样是三年期限,三年之内必须修成法门的入门篇,修成道心,否则便外放各地,成为本门的外门执事。”

    她清冷的目光扫过了众人,说道:“修行有成之后,你们就去剑庐寻找一柄适合自己的飞剑,练好了御剑术,就上剑峰吧。”

    “哦,对了。”

    这时,皇甫璃又把目光停留在林知难的身上,说道:“你修炼《太上剑经》,是无法御使其他飞剑的,只能培养本命飞剑,待你修成《太上剑经》的入门篇,去铸剑坊选择一枚剑胎即可,不过要炼成本命飞剑,可就要麻烦很多了,希望你三年之内能成吧。”

    言罢,她又看了林知难一眼,背后的淡紫色仙剑便自行出鞘,化为一道流光停在了她的脚下。

    她飘然落在剑上,随即便冲天而去了。

    林知难哑然。

    这妹子也太高冷了吧?

    完全不给他展现‘才华’的机会啊!

    ……

    夜色寂寥。

    深夜,林知难盘膝坐在床榻上,回想着《太上剑经》入门篇的要点,过了半晌,才缓缓闭目,沉心静神,试着以神念为刀、智慧为剑,将体内积蓄的元气化为纯正法力。

    他穿越前的地球上,有各种各样关于修真的、影视等等。

    但这个世界的修行者却是不太一样。

    这边并非是金丹元婴之类的划分,甚至于都没什么统一的境界。

    修行各类法门,就是修炼一颗青莲道心,它像是一个容纳法力的容器,同时也是控制法力的中枢,集智慧、精神、力量为一体。

    修行越久,法力就越多。

    不过,这个世界的法力,更像是前世游戏中的蓝量,与道行没什么关系。

    道行是硬实力,只看所修的道法神通如何,也即是技能决定战力。

    毕竟蓝量再多,技能不行也没什么用。

    法力只决定持久性,而道行则是决定爆发力。

    而资质高的人,可以感知的天地灵气更细微,无论是修炼法力,还是修习道法神通,也都会变得更加容易。

    “太南了吧……”

    林知难睁开眼睛,这《太上剑经》所修的法力比较特殊,法门也颇为晦涩,有很多难以理解的地方。

    还需要沉入太上清静之意境,令神意冲关而下,于膻中灵意相合,才能炼出法力。

    天知道什么是太上清静意境,仅凭法门中的描述,太难理解了。

    “唉,要是那皇甫师姐愿意指点我就好了。”

    林知难微微摇头,心中有些无奈,也知道这不太可能。

    毕竟,皇甫璃号称岁寒仙子,本身性子就比较高冷,而且还是剑峰的真传弟子!

    问剑、寻剑、养剑、磨剑、藏剑,五个修行阶段,唯有修炼到磨剑阶段,才能成为真传弟子,而他只是一个刚刚通过问剑的外门弟子。

    差距太大了。

    而且也不给他一个交流的机会,让他连用‘才华’让佳人刮目相看的机会都没有!

    好好的当什么冰山美人啊……

    “还是慢慢来吧。”

    ……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深夜时分。

    忽然间——

    “唉……”

    一个缥缈的叹息声忽然响起,这道叹息恍若来自无尽遥远的地方,又仿佛跨越了无尽的重重空间,似有若无,却又浩瀚无边,犹如上苍之声。

    谁?

    林知难豁然睁开双眼。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那叹息声再次响起,如是说道。

    莫非有高人?林知难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刚才那声音给他的感觉……简直就像是整个天地都在说话一般!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林知难暗自嘀咕。

    什么鬼?

    这话明明是一种在背后偷偷帮忙的感觉,还喊这么大声干嘛?

    让全天下的人一起帮忙保密吗?

    “总感觉有点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