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第三章 诡异
    剑峰,峰顶。

    剑宫,朱雀七殿之中的星字殿内。

    殿门紧闭,幽静无声。

    十二根红烛在桌上静静地燃烧,烛光稳定,没有丝毫摇曳。

    皇甫璃盘膝坐在床榻上,闭目静修,烛光照在她美丽的脸上,仿佛让整个静室都亮了起来。

    而那把淡紫色的仙剑横放在她的双腿上。

    忽然间——

    “何时结连理,当有姻缘戏……”

    一声遥远而缥缈的叹息悠然响起,仿佛来自天外,又似浩瀚无边,就像是这方苍天在发声一般。

    “谁?”

    皇甫璃豁然睁开双眼,抬头看去,却什么也没发现,不由得微微蹙眉。

    这剑宫的诸多宫殿都有禁制保护,她已经开启了殿内的隔音禁制,可是这声音却还是传了进来,而且隔音禁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有高人?”

    皇甫璃露出一抹惊容。

    至少是陆地神仙这等高人,才有可能做得到吧,但本门唯一的陆地神仙——掌门天涯真人,她早已见过了,与刚才那个声音并不一样。

    “出去看看,问问师尊好了。”

    皇甫璃从床榻上坐起身,正要下床时,却忽然看到了自己的手。

    她微微一怔,缓缓抬起右手,仔细观察着自己白皙纤细的手掌,不知为何,此时竟有一种半透明的虚幻感,隐隐约约还能透过手掌看到那根本该被挡住的红烛。

    烛光微微摇曳。

    “怎么回事?”

    皇甫璃看着自己的手掌,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竟然也变得有些虚幻感了,甚至于连衣服也是如此,不由得怔住了。

    身体变得半透明?

    她又没有元神出窍,从未听说过这种情况。

    “曦痕呢?”

    皇甫璃忽然看向自己的本命飞剑‘曦痕’,又拿起腿上的仙剑仔细看了看,赫然发现连本命飞剑如秋水般的剑刃,此时都变得有些透明的虚幻感了。

    这让她越发震撼。

    连本命飞剑都变成这样了?

    如果是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有些透明虚幻感,她还能理解为自己可能是忽然觉醒了天眼类的先天神通,只是多了一个看穿万物的能力。

    但只有她的身体以及仙剑曦痕变得透明虚幻,那就只能是她自身的问题了!

    难道……与刚才的那个神秘声音有关?

    发生在她身上的诡异变化,就是在那个声音响起之后才发生的。

    何时结连理,当有姻缘戏?

    这两句诗是什么意思?

    “去找师尊!”

    皇甫璃深吸一口气,立刻站起身,施法开启了殿门后,便朝着殿外走去。

    殿门在身后缓缓闭合,她快步走入空旷昏暗的廊道,走向剑峰峰主居住的宫殿。

    沿着灯火摇曳的幽静走廊前行数十步,忽然有脚步声传来,远处可见一个剑峰的真传弟子正迎面走来。

    皇甫璃也迎面走去,开口道:“师兄,师尊现在可是在主殿内?”

    然而——

    那师兄与皇甫璃迎面走来时,却仿佛没听到她的声音,也没有看到她的人一般,直接与她擦身而过,将她甩在了身后。

    “……”

    皇甫璃不由得一愣,蹙起眉头,转身道:“师兄,我可有得罪过你?你这样无视我是什么意思?”

    她清冷悦耳的声音,在走廊内回轻轻回荡。

    然而,那剑峰真传弟子却恍若未闻,脚步也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甚至于连一丝犹豫都没有,继续远去。

    彻底无视了她。

    “怎么可能……”

    皇甫璃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终于完全慌了。

    难道……他看不到我吗?

    我该不会已经死了,只剩下鬼魂了吧??

    到底怎么回事……

    皇甫璃感觉愈发诡异。

    她只是变得半透明了,又不是变成了鬼魂,这两人怎么会看不到她呢?

    而且就算是鬼魂,在修行者眼中也会无所遁形的!

    更何况,她的飞剑曦痕又不会变成鬼魂!

    就算有高人给她施了隐身术,让别人看不到她,至少声音能听到吧?

    她都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走廊内回荡,那两人怎么会听不到?

    而且,隐身术这种粗浅的道法,是很容易打破的法术,她也没有刻意收敛气息,修行者的感知力应该可以轻易感受到她的存在。

    就算退一步说,若是别人给她施了隐身术,她应该也看不到自己才对!

    “这种情况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

    忽然间,皇甫璃的脑海中莫名跳出了一个词——

    “……神隐?”

    皇甫璃骤然想起以前浏览天涯门藏书阁时,曾经看到过一本关于仙家的奇闻趣事,其中就记载了一种传说中的仙家道法——

    神隐。

    这并非是粗浅的隐身,而是一种影响他人心神、感知的大神通。

    一般来说,修行者的道行越高,‘存在感’就越强。

    如陆地神仙这等得道高人,只要不收敛自身道韵,在寻常修行者的眼中,就像是骄阳一般耀眼,足以令万物失色!

    而神隐,则是一种反其道而行之的特殊仙法。

    一旦进入神隐的状态,就会影响他人的心神、感知,将虚无缥缈的‘存在感’完全消除,从而不可见、不可闻、不可查……完全被他人忽视。

    “莫非……我现在就是神隐状态?”

    皇甫璃愈发震撼,但心中又升起了另一个疑问:

    神隐只是改变他人的感知,而她的身体又为什么会变得虚幻呢?

    “嗯?”

    忽然,皇甫璃微微一怔,颤抖着抬起自己的双手,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近乎透明的手掌,赫然发现——

    这么短短一会儿,她的身体竟然变得更加虚幻了!

    如果最初是五成实体、五成虚幻,那现在就是九成虚幻、一成实体了!

    “必须立刻去见师尊,就算师尊帮不了我,也能请掌门真人这等得道高人出手!”

    皇甫璃深吸一口气,便立刻施展神行之术,以最快速度穿过长廊,赶向了剑峰峰主的主殿所在。

    ——若非剑宫之内有禁制之力,无法御剑飞行,恐怕她就直接御剑飞过去了。

    “呼!”

    三次呼吸间,她便犹如疾风一般赶到了主殿的殿门前。

    “就算神隐消除了我的存在感,也只是影响感知,却无法消除我留下的痕迹!只要师尊注意到我留下的痕迹、字迹,就能知晓我的事情了!”

    皇甫璃注视着殿门,咬紧银牙,豁然施展剑诀,御使飞剑化为一道耀眼的剑光,破空斩向了殿门!

    哪怕剑宫主殿有禁制保护,但被她这样全力攻击,也会出现巨大的波动,足以让师尊发现了!

    然而——

    剑光划过了殿门,却仿佛划过了空气一般,直接穿过了殿门。

    殿门没有丝毫损伤,剑光甚至都没有受到半点阻拦,似乎只是一片真空,什么都不存在。

    “这……”

    皇甫璃这才发现,她的身体以及仙剑曦痕,此时都已经变得完全虚幻透明了。

    就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

    她愣住了。

    这……绝对不是神隐那么简单……

    ……

    清晨时分。

    林知难推开房门走出屋子,嗅着清晨微冷的空气,用力地伸了个懒腰。

    过了片刻,隔壁的屋门也推开了,依然是一身白衣公子模样的许宿走了出来,也伸了个活动筋骨的懒腰,顺便打了个招呼:“林师兄早啊。”

    “你也早。”

    林知难看了他一眼,问道:“昨晚修炼怎么样?”

    “就那样吧,和平时没什么区别。”许宿笑道:“反正我应该能通过问剑考核。”

    “嗯?”

    林知难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问道:“应该能?什么意思?”

    许宿愕然,说道:“我已经可以吐气如剑了,念力也还可以,通过问剑考核应该不难吧?”

    “什么?”林知难诡异地看着他。

    “怎么了?”许宿疑惑道。

    林知难忍不住说道:“你睡昏头了吧?昨天早上不是已经通过问剑考核了吗?”

    “啊?”

    许宿却是一愣,疑惑道:“昨天早上?问剑考核?”

    他不由得古怪地看着林知难,说道:“林师兄你是不是梦里梦到自己通过考核了?按照往年的时间,应该是昨天开始问剑考核的,但剑峰那边没通知,昨天也没来人啊,估计改到今天了吧。”

    “什么没人来?你在说什么?”林知难狐疑地看着许宿,忽然问道:“你是不是想整我?”

    许宿一脸莫名其妙地说道:“师兄,我整你干嘛?”

    林知难翻了个白眼:“昨天明明通过了问剑考核,你干嘛要装作没有?行了,别装了,好好聊天行吗?”

    “不是。”

    许宿哭笑不得地说道:“师兄,你可能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的事情,你还当真了?”

    林知难看着他的表情,也不像是作伪,不禁感觉越发诡异。

    难道是我真的是做梦?林知难先是有点怀疑,但又想起了昨天传承的《太上剑经》,这总不能作假吧?

    林知难皱眉道:“许宿,你是失忆了,还是在骗我玩?”

    许宿无奈道:“师兄,我骗你玩干嘛?”

    这时,一个身材高瘦的男子经过屋前,许宿见了他,连喊道:“陈师兄,你说,昨天剑峰那边有没有派真传弟子下来,进行问剑考核?”

    那高瘦男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不是还没通知吗?估计是今天吧。”

    “师兄你看,我没骗你吧?”许宿立刻转头看向林知难,无奈道:“你真的是把梦当做真的了。”

    林知难不由得沉默了。

    怎么回事?

    《太上剑经》明明是真的,那绝对不可能是做梦。

    除非是穿越回了前一天?

    想到这里,林知难忍不住问道:“今天是哪一天?”

    “九月初九啊。”许宿怪异地看着林知难。

    “怎么回事……”林知难怔住了。

    他记得很清楚,问剑考核,就是在九月初八!也就是昨天!

    并不是穿越回了前一天。

    “你真的没骗我?”林知难又问道。

    “没有啊……师兄你该不会是中邪了吧?”许宿关心地问道。

    林知难仍然有些不敢相信,又问道:“你知道皇甫璃吗?”

    许宿越发疑惑地看着他,问道:“黄甫梨?谁啊?”

    林知难一怔,感觉愈发诡异,忍不住说道:“岁寒仙子,你不知道?”

    “我真不认识啊。”许宿愕然,思忖着说道:“岁寒仙子?能冠以仙子这种称呼,那应该道行和外貌都有过人之处,很有名气才对,我没听过啊。”

    林知难沉默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