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第四章 你还记得我吗
    林知难感觉越发诡异,虽然他还是心存怀疑,会不会是许宿和别人联起手一起骗他?

    但是……许宿对他还是比较尊重的,从来没有和他开过这种玩笑,所以他心里已经信了大半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许宿忘掉了昨天的问剑考核?

    不对。

    林知难忽然心里一动,许宿竟然不记得皇甫璃了!

    这一年以来,自从许宿知道了岁寒仙子‘皇甫璃’这位同门师姐,就时不时地提起她,怎么可能连皇甫璃都不记得了呢?

    对于许宿而言,或者说,对于整个天涯门的年轻弟子而言,剑峰的岁寒仙子就像是前世地球上的偶像一样!

    整个天涯门之中,不知道岁寒仙子的人恐怕都很少。

    林知难思忖了半晌,问道:“许师弟,你在本门,最想娶……嗯,最想结成道侣的人是谁?”

    许宿微微一怔,说道:“好像没有吧。”

    果然,他把皇甫璃忘了……林知难的心中隐隐明白了一点,深吸一口气,说道:“好,我知道了。”

    这时,一个身穿灰衣的男子从屋舍间的小路上走来,对两人说道:“二位师弟,刚才剑峰的剑宫传下来了通知,半个时辰之后,剑峰的真传弟子‘吕秋平’师兄将会下峰,来负责问剑考核,你们准备一下,若是错过了这次,就要等明年了。”

    许宿给了林知难一个眼神,表示‘看,我没骗你吧’,然后对那男子拱手道:“多谢师兄,我们立刻去准备。”

    林知难却是出声问道:“这位师兄,你可知道岁寒仙子?”

    “岁寒仙子?”那灰衣男子疑惑道:“谁?”

    林知难沉默了一下,摇头道:“没什么,我只是偶然间听到的而已。”

    “我还要去通知其他师弟,就不多聊了。”那灰衣男子看了林知难一眼,没说什么,便转身离开了。

    而林知难却是陷入了深思。

    换了人?

    昨天明明已经考核过了,但显然剑峰上的人也已忘记了这件事,所以又派了一个真传弟子下来。

    而且,并不是被人遗忘了的皇甫璃!

    他心中逐渐有了猜测。

    “师兄?怎么了?”许宿忍不住问道:“你说的岁寒仙子,是你在梦里梦到的人吗?”

    “……大概吧。”林知难望天。

    “啧,没想到你也会做这种梦,那个仙子长得漂亮吗?”

    “特别漂亮,冰美人。”

    “也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咦,师兄你往我头上放一片绿色的树叶干嘛?”

    “绿色会保护你。”

    ……

    舞剑坪。

    晨光之中,十余位问剑弟子聚集而来。

    依然是昨天的那十几个人,仿佛他们昨天并没有参加问剑考核一般。

    “林师兄来了。”

    “林师兄早。”

    “林师兄,此次问剑最有把握的就是你了。”

    熟悉几个弟子又主动打招呼,熟悉的问候声,让林知难感觉自己被困在了同一天。

    林知难也没和他们聊天,而是不动声色地走到了昨天摆放问剑石台的位置,蹲下身子,拨开那附近的草叶,仔细看了看,赫然发现——

    草叶下的土壤,依然残留着被问剑石台压过的痕迹!

    这就说明,昨天并不是梦,也不是穿越……

    而是真实存在的!

    只是,被所有人都忘记了。

    林知难若有所思。

    不多时,一声飞剑破空而来的动静自天空中传来。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道剑光俯冲而来,而剑光上站着一道英姿挺拔的身影,如风一般落在了众人眼前的空地上。

    剑光收敛之后,一个头戴白玉冠,身材挺拔的俊逸男子,顿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自然是那位剑峰的真传弟子‘吕秋平’。

    “吕师兄。”众多弟子不约而同地行礼。

    吕秋平含笑点头,温声道:“诸位师弟,今年剑峰的问剑考核,由我来负责,望你们能问剑成功,早日修成法门,今后成为我剑峰内门的一份子。”

    接下来,就是公式化的流程说明,只是比皇甫璃所说的更加详细而已。

    毕竟,天涯门的修行者还是很有人味的,无论是品性,还是德行,都不会差到哪去,皇甫璃那种冰山仙子还是很少见的。

    “……要说的大概就是这些。”

    吕秋平微笑道:“哪位师弟若是还有疑问,大可以问问清楚。”

    “吕师兄。”

    林知难开口道:“我听说往年都是九月初八进行问剑考核,为何今年晚了一天呢?”

    吕秋平露出一丝笑意,说道:“这个……其实是因为剑宫负责外门弟子的万长老,昨日本该考虑让哪位真传弟子下来考核问剑的,但他不小心忘了这事,便迟了一日。”

    果然把这件事忘了……林知难越发肯定,故意试探着笑道:“昨晚我还梦到了问剑考核,梦到剑峰下来了一位清冷的仙子来考核问剑呢,对了,吕师兄,剑宫的真传弟子之中,有这么一位师姐吗?”

    “清冷的仙子?”

    吕秋平哑然失笑,摇头道:“那恐怕要让师弟你失望了,我剑宫的真传弟子之中,只有三师姐这么一位仙子而已,但她脾气可是异常暴躁的,咳……不说那么多,开始问剑考核吧。”

    林知难状若无事地点了点头。

    皇甫璃才入门十年,那般清冷的性子,也不是暴躁脾气,自然不可能是三师姐。

    也就是说,连剑宫的亲传弟子都忘记有皇甫璃这么一个人了……

    果然,所有人都遗忘了昨天的问剑考核,是因为皇甫璃这个人消失了!

    忘记的,并不是问剑考核这件事。

    而是忘记了一切有关于皇甫璃的事情!

    从剑宫选择皇甫璃来进行问剑考核,乃至于在小剑楼传承法门……因她而起的这一系列事情,只要是关于皇甫璃的记忆,这些人都已经忘掉了!

    就像是前世的关键词屏蔽一样,如果人的记忆是一本书,那么关于皇甫璃的情节,此时都已经消失了!

    整个人都被404了。

    但应该只是记忆上的‘屏蔽’。

    而在物理现象上,她所造成的痕迹还在,比如问剑石台在地面上留下来的压痕。

    所以,林知难没敢直接问吕秋平‘你知道岁寒仙子皇甫璃吗’这种问题,若是以后剑宫通过皇甫璃留下的过往痕迹,结合记忆中的空缺,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他也有点无法解释。

    但他最想知道的是……

    为什么其他人都忘了皇甫璃,他却还记得?

    一时间,林知难又想起了昨晚听到的那个神秘莫测的声音,那句叹息之后的‘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莫非……皇甫璃的消失,与那个声音有关?

    但他之前与许宿来的路上,聊起这个的时候,许宿却压根不知道,根本就没有听到那个声音!

    似乎,只有他才听到了那声‘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或许……这句话是专门对他说的?

    难道这就是他还记得皇甫璃的原因吗?

    虽然林知难还是无法理解,但也知道,他如此特殊,有可能树大招风,天知道一旦泄露了会发生什么,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更好。

    ……

    问剑考核的结果,自然与昨天一模一样。

    考核结束之后,吕秋平便带着六名问剑成功的弟子,前往小剑楼,请心剑长老帮忙挑选合适的功法。

    这次林知难依然选择了《太上剑经》。

    毕竟一个人只能有一颗道心,也只能修行一种法门,而且就算他有心多学一种,门派也是要考核修行进度的,他总不能偷练,到时候说也说不清楚。

    最关键的是,这次他没有说出关于屠龙的事情。

    昨天他贸然说出这件事,已经是为了问出屠龙的方法,不得已而为之了。

    但毕竟是真龙,连天涯门的掌门真人也不敢招惹的可怕存在,今后他若能修行成长起来,万一被那条真龙知道了这事,兴许就会提前灭杀他,消除威胁呢?

    而现在知道这事的人,已经忘记了。

    如此一来,倒也蛮好。

    离开小剑楼之后,林知难便回到了屋内,盘膝坐在床上,开始盘算这事的后续,是否能给他带来一些好处,但想来想去,暂时也没什么好处。

    “还是继续修行吧。”

    林知难微微摇头,也不想那么多,便清除杂念,继续尝试着入门《太上剑经》了,这法门实在是太过晦涩难懂,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入门。

    如此,已过去了三天。

    这一晚。

    林知难依然盘膝于床榻上,不过并没有打坐,只是支着下巴,皱眉思忖着《太上剑经》法门,思考了许久,依然难懂,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感觉有些烦躁,拿起旁边的外衫披上,起身走出屋子,朝着溪涧走去,准备散散心。

    夜风微凉,残月悬天。

    林知难走到湿润的溪畔,在溪水旁一块半人高的大石上坐了下来,面对着潺潺溪水,倾听着夜风和水流的动静,注视着水面破碎的月影,心情渐渐沉静了下来。

    忽然间,一只冰凉的纤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只听一个清冷悦耳,却有些落寞无助的女声在他的身后响了起来:

    “你能看见我吗?你还记得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