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第五章 在下吕子蓝
    林知难吓得呼吸一窒,差点心脏都跳出来,随即豁然反应过来,这声音不是皇甫璃的吗?

    皇甫璃消失了这么久,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了?

    她……该不会是变成鬼了吧?

    难道是要上我的身?

    不对……女鬼应该无法占据男性的身体吧,难道只是要上我……的身?

    林知难心中打起了鼓,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恍若无事发生,假装没看到皇甫璃,也没听到她的声音,继续故作淡定地赏月。

    “唉……”

    淡淡的幽香传来,皇甫璃失落的叹息声在他的身后响起:“你也看不到我么……”

    下一刻,林知难感觉抓在肩膀上的那只冰凉纤手松开了,而皇甫璃散发的幽香也消失无踪,似乎是放弃了。

    离开了?

    林知难暗自松了一口气,刚准备回去打坐,远离这些麻烦时——

    忽然间,他感觉手腕又被那只冰凉的纤手猛地一把抓住了。

    “不对!”

    月色下,一张略显苍白的清丽面容,如画中仙子般浮现在了他的眼前,一双明亮清澈的眸子注视着他,眼神中有着一丝无法抑制的激动,眉心奇异的紫色花钿在月光中格外清晰。

    赫然是皇甫璃,此时她依然穿着那身烟罗衫,正俏立在他的面前!

    这离得也太近了吧,awsl……林知难在心中暗呼受不了,但表面上继续保持平静,假装皇甫璃是空气,故意自言自语:

    “今夜的风儿甚是喧嚣啊。”

    而皇甫璃略显激动地盯着他,白皙柔嫩的纤手用力抓着他的手腕,声音也隐隐颤抖:“别装了,我能触碰到你,你肯定能看到我,对吗?”

    什么意思?

    不过,这触感和体温还挺舒服……咳,好吧,看来并不是鬼魂……

    林知难也知道装不下去了,只好强颜欢笑地挥手道:“皇甫师姐,晚上好啊……”

    “你真的能看到我!”

    皇甫璃的俏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之色,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牢牢地抓着他的手腕,略显欣喜地说道:“这些天以来,你是第一个能够看到我的人!”

    “嘘。”林知难连忙在唇前竖起食指,低声道:“师姐你小声点。”

    “走,你快跟我去剑峰,见我师尊!”

    皇甫璃的神情略显振奋,抓着林知难的手腕便要拉他起来。

    “等等,皇甫师姐,现在所有人都已经把你忘了吧?”林知难无奈道:“就算去了剑峰,见到你师尊又能怎么样呢?”

    “所有人都把我忘了?”

    皇甫璃不由得一怔,身体顿时僵住了。

    她沉默了许久,才神色茫然地喃喃道:“原来如此……难怪我消失了七天,也没人提到我,本该来找我论道的三师姐也没来……原来如此……”

    林知难见她似乎陷入了深思,手上的力度也松了下来,便有些不舍地把手腕从她的纤手中抽了出来,挥挥手说道:“师姐,我有点事先走了。”

    待她的指尖与他的手腕失去接触的瞬间,她便消失在了他的眼前,空气中的淡淡幽香也消失无踪。

    林知难转身就走。

    啧,天知道皇甫璃惹上了什么大麻烦,动辄就消除这么多人的记忆,还让她变得和幽灵一样,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这种修仙的世界,说不定就有什么大能者布局、下棋之类的事情。

    他可惹不起。

    就算他帮了皇甫璃,能够指点一下他的修行,也不值得这么冒险。

    虽然皇甫璃美得令人窒息,但也没到让他智熄的地步。

    还是躲远点,慢慢修行比较好。

    “慢着!”

    然而,下一刻林知难便感觉手腕又被抓住了,而皇甫璃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先别走。”

    皇甫璃用力地抓着他的手腕,蹙眉道:“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没有忘记我?这些天我接触的人也有好些个了,但我能触碰到的只有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只能摸到我?”林知难诧异道。

    “是触碰,师弟,请你注意言语……”

    皇甫璃俏脸一冷,不过也没生气,只是说道:“如你所见,也不知为何,在我接触到你之前,我变成了类似于鬼魂的虚幻状态,而且并非鬼魂那么简单,犹如消失了一样,几乎是虚无的,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我都无法触碰,别人自然也看不到我。”

    “什么?”

    林知难诧然,匪夷所思地看着她,心中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既然她在所有人的记忆中都消失了,出现这种状况也就不算太离谱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八天前吗?”林知难忽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

    皇甫璃美眸一亮,狐疑地盯着林知难。

    “我不知道。”林知难耸耸肩,说道:“只是因为在八天前,我忽然发现,身边的人竟然都把你忘掉了。”

    “原来是这样……”

    皇甫璃微微一怔,略显黯然地微垂着臻首,叹了口气。

    “等等!”她忽然抬起头,紧紧盯着林知难:“但你能看到我!也记得我!我还能触碰到你,难道是你……”

    “皇甫师姐。”

    林知难打断了她的话,摊开双手,一脸无辜地说道:“我只是一个还没有踏上修行路的普通人,你觉得我能办到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皇甫璃沉默了半晌,叹息一声:“说的也是……”

    “有这个时间,师姐你还不如去找找掌门真人,他是陆地神仙,难道也帮不了你吗?”林知难说道。

    “我早就找过了。”

    皇甫璃叹了口气,说道:“天涯真人闭关的洞府,本来有强大的禁制保护,但我变得虚幻之后,竟然连那禁制都能穿过,不过我接近天涯真人时,他感知不到我的存在,我也触碰不到他。”

    连陆地神仙都帮不了?

    林知难越发肯定,这一定是个大麻烦,坚决不能和这妹子纠缠过多!

    或许……只是因为他是穿越者,灵魂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才没有忘记皇甫璃?

    但这个秘密可不能对外说。

    “好吧,师姐,我也无能为力。”林知难摆出一副束手无策的惋惜模样,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祝师姐早日恢复。”

    皇甫璃却是抓着他的手腕,蹙眉道:“你不能走。”

    “为什么?”林知难无奈道:“我又帮不上你,留在这里有什么用?”

    他心里一动,故意说道:“哦~我明白了,师姐你是不是太孤单了,不愿意一个人,所以想让我留下来陪你?你要是想的话,就直说嘛。”

    果然,只见皇甫璃俏脸一寒,冷然道:“可笑,我一向独来独往,岂会担心这种事?”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抵不过心中的骄傲,低哼道:“我只是发现你比较特殊,想问清楚怎么回事罢了,你真当我有多在意你?但你如此急着要走,莫不是心中有鬼?”

    林知难暗笑,故意夹着腿,装出一副尿急的样子,说道:“师姐,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凡人,我尿急啊,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跟着我也无妨。”

    皇甫璃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紧咬着贝齿,寒声道:“粗鄙的凡人,你离我远点!”

    说罢,她便立刻松开了林知难,消失不见了,似乎生怕沾上什么不洁之物。

    林知难终于松了口气,便拱手道:“师姐再见。”

    他刚一转身,没走几步,就感觉一根指尖又轻轻地顶在了他的肩膀上,只听皇甫璃咳嗽一声,冷冷道:“等等,你叫什么?先留下名字。”

    林知难愕然,前些天问剑的时候,他不是报过名字了吗?

    唉,看来这位骄傲的岁寒仙子,并没有把他这种底层弟子放在心上,肯定是忘记了他的名字。

    那可真是太好了!

    林知难立刻肃然说道:“师姐,若有什么需要,尽管随时来找我,我义不容辞,在下寻剑弟子‘吕子蓝’,住在山下丙字十七号房中。”

    皇甫璃这才觉得眼前这位粗俗的师弟顺眼了一点,便淡淡道:“你走吧。”

    林知难如获大赦,立刻大步离去,又围着屋舍群绕了一大圈,这才回到自己的屋内。

    “呼……最近就宅在家里闭关好了……”

    林知难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心中做了决定,不然万一出门被皇甫璃找到了怎么办?

    ……

    转眼间,便过去了大半个月之久。

    这些天以来,林知难以闭关为由,完全没有出门的意思,就连吃饭都是让许宿帮忙带回来。

    可惜的是,《太上剑经》的进度甚微,依然没能入门,还是有颇多不解之处,他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慢慢试,所谓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这样下去,估计还要几个月才能入门,要想完全修成这入门篇,凝练道心,恐怕就更难了。

    但修炼的再慢,也比和皇甫璃扯上关系得好。

    反正足足有三年时间,大不了慢点而已。

    这日晌午。

    林知难在屋内无聊地翻着书籍,顺便等许宿带饭回来,这书籍都是一些关于人文地貌的记载,虽然没什么意思,但也聊胜于无了。

    “这世界还挺大啊,看来比地球大的多……”

    他感觉有些口渴,伸手去拿茶杯,准备喝口水。

    忽然间——

    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掌忽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冰凉而柔软的五指用力地扣在他的手腕上,隐隐还在颤抖,似乎怕他跑了一样。

    林知难脖子僵硬地缓缓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美貌至极却神情冰冷的白衣女子,正坐在他的对面,冷冰冰地盯着他,冷声道:“林师弟,你不是说你叫吕子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