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第八章 不同的世界
    林知难也不懂皇甫璃为何不隐藏起来,但也只能无奈地转头看向进屋的许宿,一边念头急转,思索该用什么借口,一边说道:“你怎么又不敲门就进来?”

    “我敲了啊。”许宿提着食盒,一脸无辜。

    “我是说,你先敲门,经过我的同意你再进来。”

    林知难习惯性地复读了一下之后,却是忽然发现,许宿竟然没有当场愣住?

    而且视线丝毫没有偏向坐在对面的皇甫璃!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说,许宿根本就没看到皇甫璃?

    这是为什么?

    林知难不禁有些疑惑了,皇甫璃现在明明是实体,甚至于地上都有影子,许宿怎么会看不到她呢?

    “师兄,你刚才在屋子里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呢?”

    许宿将手中的食盒放在桌上,“我还以为你和哪个师妹在屋里谈心呢……哦,我懂了,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中二病吧?原来这个病会让人自言自语吗?”

    “不,这次没发作,其实我在和一位很漂亮的师姐谈心。”林知难很诚恳地看着许宿,心里则是暗道,原谅我吧,是你女神主动拉着我不肯放手的,不能怪我。

    “哦,原来你刚才在睡觉啊。”

    许宿恍然,笑嘻嘻地问道:“是和你说的那个叫黄甫梨的岁寒仙子么?到哪一步了,还穿着衣服吗?我没打扰你的好梦吧?”

    林知难发现皇甫璃的玉颜上已经覆了一层寒霜,连忙咳嗽一声,说道:“别瞎说,聊天而已,我辈修士,岂能分心于儿女私情?”

    皇甫璃脸色稍缓。

    “师兄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天涯门之中的合一峰,不就是主张弟子道侣双修吗?”

    许宿叹息道:“可惜合一峰只收灵性、资质相近的伴侣,不然我最想去的还是合一峰,师兄你资质不好,其实也应该找个道侣,这样修行更快。”

    林知难余光瞥见皇甫璃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还反手去抓背后的仙剑,似乎打算砍人了。

    他连忙对许宿说道:“行了行了,你赶紧回去修行吧,我今天有所领悟,吃完饭也要修行了,别打扰我。”

    许宿有些疑惑,不过也只好点头道:“好吧,师兄你修行要紧,年底的时候,剑老可是会考验修行进度的,若是三个月还没入门,剑老就要让你换法门了。”

    待许宿关门离去之后,皇甫璃便冷声道:“林师弟,这种不三不四的人,你以后还是少来往为好。”

    林知难尴尬一笑,说道:“其实许宿为人不错,只是性子风流了一些,师姐莫要放在心上。”

    “为人不错?这等无耻好色的登徒子,不错在何处?”皇甫璃蹙眉道。

    被她如此说自己的朋友,林知难也忍不住皱眉道:“他这人义气,心善,慷慨,就算有些小缺点又怎样?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难道师姐你就没有缺点吗?”

    皇甫璃脸色沉了下来,一言不发地盯着林知难。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事实上都已经变成这家伙的私属了,几乎是最亲近的关系,这家伙居然因为那个登徒子呵斥于她?

    但她也不想作小女儿之态,质问是她重要还是朋友重要这种话。

    皇甫璃沉默了半晌,便淡淡道:“好,你替你的朋友说话理所应当,我这个外人不该多嘴。”

    林知难也不想看她的脸色,伸手打开桌上的食盒,看了一眼食盒内的饭菜,随口道:“我当然要替我朋友说话了,师姐,麻烦你松手。”

    松手?

    皇甫璃一怔,看了一眼自己抓在他手腕上的五指。

    从见面到现在,她的手就一直抓着他的手腕,像是溺水者抓着最后一个稻草,从未分开过,所以她才能一直拥有实体。

    她固然是不想回到那种谁也不理她、谁也不记得她、她什么都无法触碰的孤寂状态,但她这等清冷性子,若不是为了和林知难早点熟悉,又怎么会一直和他如此亲近?

    她都做到如此地步了,而这家伙居然因为这样的小事,就让她放手?

    不想看见她了,所以让她放开么?

    这一刻,她忽然感觉,虽然两人携手而坐,犹如眷侣,但心与心的距离,却仿佛隔着一座山。

    皇甫璃不由得咬紧了银牙。

    她毕竟也只是一个不足双十的年轻人,而且常年沉浸在修行中,经历不多,只是性子清冷罢了,依然会觉得委屈,心里会难受。

    但,她也是如岁寒般清冷骄傲的皇甫璃。

    她会忍着。

    所以,皇甫璃只是默然注视着林知难半晌,便深吸一口气,缓缓松开了他的手腕。

    分离的刹那,她便消失不见。

    又回到了被世界遗忘抛弃的孤寂状态。

    这一刻……隔着的仿佛不是一座山,而是不同的世界。

    她感觉胸口有点堵,眼睛有点发酸。

    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林知难见她消失了,便站起身,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将食盒内的饭菜端了出来,随即将椅子挪到了皇甫璃的右边,这才把左手放在桌上,说道:

    “好了,抓着吧。”

    正处于虚幻状态的皇甫璃,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怔。

    原来……只是因为一只手不方便从端出饭菜,所以才让她松开?

    ——不是不愿意见到她了。

    不知怎的,她微微松了口气。

    那种仿佛两个世界般的隔阂感,似乎烟消云散了。

    皇甫璃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放在他的手腕上。

    “师姐刚才生气了?”

    林知难拿起筷子,夹起一根青菜放在嘴里,看了她一眼,随口问道。

    皇甫璃沉默了半晌,淡淡道:“我为何要生气?”

    “没生气就好。”

    林知难笑了笑,继续吃饭菜。

    虽然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自作多情了,但他真觉得皇甫璃刚才说话的语气,就像是情侣吵架时女方说的‘我没有生气啊,我为什么要生气?你不值得我生气’的这种感觉。

    而皇甫璃见他就这么信了,不知怎的,心中感觉更加难受了,就连抓着林知难手腕的五指,也忍不住微微用力。

    林知难不由得看了她一眼,试探着问道:“师姐要不一起吃点?”

    皇甫璃瞥了一眼桌上的饭菜,摇头道:“这等凡人吃的五谷烟火,我吃了排除杂质还得浪费法力,你也少吃点吧。”

    “你们仙女不吃饭的吗?”林知难愕然。

    “我等修行者,十天半月辟谷不食也无妨,平时服用的膏食丹药,一般是灵药或者奇花制成,去芜存菁,杂质极少,还能固本培元,若是陆地神仙那等得道高人,便可食气而生,辟谷不过是等闲。”

    皇甫璃感觉自己今天说的话,比过去十年都要多,可能是打开了话匣子,也可能是面前这人便是唯一能说话的对象了,居然很有耐心解释了起来。

    林知难吃着粗茶淡饭,却听得津津有味,不禁好奇地问道:“那仙女会拉……咳,出恭吗?”

    皇甫璃脸色微微一僵,这家伙,好好地聊这些做什么?

    但她沉默了一下,还是说道:“一旦修成道心,法力盈满全身,自然会将体内的杂质化为后天垢气,时刻随着呼吸排出体外,身躯的血肉、五脏皆纯净犹如先天。”

    好吧,原来仙女真的不排泄,太牛逼了吧?林知难暗自吐槽,又说道:“对了,我都忘记问你了,刚才许宿进来的时候,你不是有实体吗?为什么他看不到你?”

    皇甫璃微微摇头,说道:“不是看不到,而是没注意到我。”

    “没注意到你?”林知难疑惑道。

    皇甫璃臻首轻点道:“即便我拥有实体,但依然处于类似于一种传说中的仙法‘神隐’的状态中。”

    “神隐?”林知难扒了一大口饭,继续听八卦。

    “一切存在,只要存在于世,便有体现存在感的方式。”皇甫璃神色低沉地解释道:“而神隐这种仙法,就是影响别人的感知、心神,从而将自身的存在感消除,让他人不可见、不可闻、不可查……犹如不存在一般。”

    “原来如此。”林知难恍然。

    皇甫璃叹息了一声,说道:“如果只是神隐,或许还有方法破解,但连他人对我的记忆都篡改掉了,这就没办法了……”

    “嗯……”

    林知难略一沉吟,却是说道:“师姐,我倒是觉得,这不太像是篡改记忆。”

    “什么意思?”皇甫璃看着他。

    “在我看来,你更像是被屏蔽了,唔,你可以理解为掩盖、掩藏。”

    林知难思忖着说道:“举个例子,人的记忆就像是一本书,本来你是其中一个角色,但因为你这个人被屏蔽了,所以关于你的剧情也都消失了,人们自然就不记得你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皇甫璃默然点了点头。

    “好了。”

    林知难将碗筷都装回食盒,忽然说道:“师姐,你能不能用法术帮我把碗筷洗了?我最讨厌洗碗……咳,主要是这样可以节省出修炼的时间。”

    皇甫璃看了他一眼,有点怀疑这家伙只是想偷懒,不过感觉也有些道理,便施了一道去尘咒,将碗筷上的油渍饭粒剩汤等等都清除掉了。

    “师姐你太厉害了,仙女牌全自动超速洗碗机啊!”林知难看着崭新的碗筷,忍不住赞叹一声。

    虽然皇甫璃不太懂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的形容,便冷着脸说道:“好了,开始修行吧,不懂的地方都告诉我,你必须尽快凝聚道心,上剑峰修行之后,才能出山,到时候我带你去几个宝地,就有机会让你的修为进境更快。”

    “那就有劳师姐了。”林知难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