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本座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第九章 真正有背景的人
    清秋落繁霜,孤峰映晚霞。

    傍晚时分,林知难盘膝坐在床榻上,双目紧闭,神情寂然。

    而一身白衣如姑射神人般的皇甫璃,则是坐在他的身旁,也闭着双眸,处于修行之中,一只素白的纤手正搭在他的手腕上。

    林知难正处于关键时刻。

    心中恍若陷入了一片空寂的黑暗,无心无我,清意渺渺,在寂静中观想《太上剑经》之中的太上清静之意境,存神养意,沉心静气,不知过了多久,清寂的虚无黑暗之中,逐渐生出了一丝宁静至极的清气,这一缕太上清静之气悠然飘荡,不知不觉间,玄窍之中的神念心意,也逐渐染上了一丝太上清静之意,令神意冲关而下,倾泻直流膻中。

    而积存于丹田气海之中的元气也随念逆流而上,直入膻中。

    刹那间,神意元气汇聚如一,恍若有无形的轰鸣响起,在法门运转之下,一道清寂的神秘力量于膻中处轰然诞生。

    这便是法力!

    “成了!”

    林知难豁然睁开眼睛,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沿着缭绕在鼻间的那一丝幽香,转头看向了盘膝坐在身旁的皇甫璃,笑道:“师姐,我炼出第一道法力了。”

    拥有法力,才能算是修行者。

    而炼出膻中穴的第一道法力,便是踏上漫漫修行路的第一个脚印!

    “总算入门了。”

    皇甫璃轻轻颔首,玉颜上却是毫无波动,反而叹了口气:“我教了你这么多,又自损一丝元神引领你感受太上意境,你还花了九天时间才成功运转法门,而且炼出第一道法力也耗费了两天以上,等你法力点亮周身三百六十处窍穴,达到法力圆满、凝聚道心,起码得两年之后了。”

    “两年?这不是还可以吗?门内给了三年期限呢。”

    林知难还感觉挺满意的,不由得好奇道:“师姐你用了多久?”

    皇甫璃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也用了十天才入门。”

    “那我还是可以的嘛。”林知难笑了。

    “我当时可没人指点,更没有人这样自损元神,引领我感受太上意境。”皇甫璃淡淡道:“我入门之后,又用了一个月,就法力圆满,凝聚道心了。”

    “……”

    林知难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没事干找什么刺激?

    两年?

    一个月?

    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皇甫璃美眸瞥了他一眼,说道:“可能你的悟性不错,但你的资质……确实不太好。”

    “有救吗?”林知难无奈地问道。

    “正常来说,是没救的。”皇甫璃的唇角翘起一丝微不可查的弧度。

    “那不正常呢?”林知难眼睛一亮,瞬间抓住了重点。

    皇甫璃沉默了一下,说道:“法力修行虽然是滴水穿石的积累,但也是有捷径可走的,只要有足够的灵丹妙药、天材地宝等等,也能让法力快速增长,我可以尽量帮你寻找天才地宝和灵丹妙药,但道行如何,就只能看你的悟性了。”

    林知难若有所思。

    这个世界的修行者,法力就是蓝量,疯狂嗑灵丹妙药,固然不能提升道行,但是提升法力上限并不难。

    这就像是一个气球,只要不断充气,气球就会越来越大。

    当然,气球能够容纳的气体也是有极限的,道心能够驾驭的法力也有极限,只是靠正常的修行,想要达到这个极限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且随着道行的提升,道心容纳法力的极限,也会越来越高。

    所以,法力的极限,那几乎就是传说。

    而具体的道行,硬实力,就完全取决于道法神通这些技能了。

    “我这里还有一些可增益法力的灵丹。”

    皇甫璃看了林知难一眼,说道:“只可惜,几乎都不适合你服用,你连道心都尚未凝聚,身上没有半点道行,这些灵丹的药力对你而言,太过强大,你也承受不住。”

    “几乎?”

    林知难又准确地抓住了关键词,“那还是有适合我的?”

    皇甫璃一翻手,掌心多了一个小小的玉瓶,说道:“这小玉清丹,差不多可以算是药力最小、也最温和绵长的灵丹了,你先在小玉清丹上刮下一些粉末,以露水或清水泡散,这样才能承受住它的药力,等你法力深厚了,再一点一点服用。”

    “这样的话,我要多久凝聚道心?”林知难好奇道。

    “最多两个月吧。”皇甫璃淡淡道。

    “额,相比于我的资质,我进步这么快,门内会不会怀疑我?”林知难忍不住问道。

    皇甫璃微微摇头,说道:“你这点修为,有什么可在意的?大不了你就直说,有不认识的神秘前辈赐了你一瓶小玉清丹,这种情况,在本门可是有不少。”

    “那就好。”林知难微微点头。

    “不过,这种低品阶的灵丹也就罢了。”

    皇甫璃轻轻蹙眉,说道:“待你凝聚道心,法力再深厚一些的时候,我也拿不出什么对你有用的灵丹了,到时候,就只能去那些宝地看看了。”

    林知难不由得期待地点了点头。

    ……

    ……

    时光如梭,转眼间就过去了两个月。

    数九寒天,雪染诸峰。

    已是冬至时节。

    剑峰下的清溪早已冰封,被大雪彻底覆盖,恐怕只有来年开春时,才能重新见到那潺潺溪水了。

    林知难站在屋舍门前,遥望着那座孤傲如剑指寒天般的剑峰。

    他身上只穿着一件略显单薄的长衫,任由寒风凛冽,肆意拂动他的衣衫,寒冷却始终无法影响到他。

    “师兄,明天剑老就要考验修行进度了。”

    许宿站在屋内,披着一件皮毛斗篷,无奈道:“我本来还想着,你一个人修行那很少有人选择《太上剑经》,没人交流心得,可能修行进度会很慢呢,现在看你这么潇洒骚包,完全不惧严寒,法力恐怕都快圆满了吧?”

    “差不多吧。”林知难笑了声,转身靠在门口看着他,随意道:“倒是你,怎么样了?”

    “我的法力也已经点亮三百多个窍穴了。”许宿挠了挠头,说道:“再过几天,我应该也能法力圆满,凝聚出道心了。”

    林知难早就听皇甫璃提过许宿的修行进度,不过还是故意惊讶道:“你怎么也这么快?”

    “这个……”

    许宿咳嗽一声,说道:“之前我担心影响到你,所以没敢告诉你,其实……我父亲和剑峰上的紫阳长老有旧,在我入门之前,紫阳长老就发现我有铸剑天赋,去年就是他推荐我入剑峰的……我修行这么快,也是因为他赐了我一瓶小玉清丹,不然靠我自己的话,起码要好几个月。”

    “原来你才是真正有背景的人……”林知难无言以对。

    “只是父亲的旧识,也算不上什么特别亲近的关系。”许宿无奈道:“我本来想求紫阳长老帮帮你呢,但他说你的法力进度比我还快,肯定有门内的前辈帮忙,让我管好自己就行了。”

    林知难适时地露出一丝讶异之色。

    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紫阳长老在暗中探查他的修行进度,他虽然察觉不到,但皇甫璃的道行高深,自然能够发现这一点。

    “你是打算拜紫阳长老为师吗?”林知难问道。

    许宿点了点头,说道:“等我修成道心和御剑术,上了剑峰之后,紫阳长老就会收我为徒的,师兄你打算拜谁为师?”

    “我也不知道。”

    林知难摊开双手,“剑峰上的高人,我可一个都不认识,到时候再看吧。”

    “你不认识?”许宿愕然,说道:“那你哪来的灵丹?你别告诉我,是你本身修行就这么快,你的资质我知道,你可别糊弄我。”

    “灵丹应该是门内的某位高人,暗中送给我的。”

    林知难耸耸肩,说着早就想好的借口:“差不多两个月前吧,有天夜里,我刚修成法力没多久,忽然听到有人在暗中叫我的名字,我睁开眼睛之后,就发现桌上多了一瓶小玉清丹,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就是小玉清丹的用法。”

    许宿惊奇地看着他,啧啧感叹道:“竟然还有这种好事?可能是某个前辈知道了你的事情,所以在暗中稍微帮你一下吧。”

    林知难修行是为了屠龙这事,他也是知道的。

    如果有心去查,也能查到林知难是宁州秦延郡之人,经历过那场洪涝之灾,再结合林知难非要选择《太上剑经》这等擅杀伐的法门,也不难猜测出来其目的。

    当年秦延江那场灾难,天涯门也曾出手阻止过,门内自然有前辈伤在那恶龙的爪下。

    如此一想,暗中赐下一瓶小玉清丹,倒也不算什么。

    “或许吧。”

    林知难模棱两可地说道。

    这时,他忽然感觉手腕上传来了一抹触感柔若无骨的凉意,同时隐隐有一缕淡淡的幽香缭绕而来,便笑道:“行了,师弟你回去修行吧,我今天努努力,说不定在剑老考验之前,我就凝聚道心了。”

    许宿闻言,便披好斗篷向屋外走去,笑道:“那师兄你加油,正好你还要修本命飞剑,咱俩尽量一起上剑峰!”

    “好。”

    林知难笑着点了点头。

    待门关上之后,林知难便施法布下了一层隔音的禁制,转头看向身边的伊人,微笑道:“师姐这次上剑峰,可有什么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