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真没想无敌呀 > 第十章:兄弟只能帮你到这了
    正在看着眼前面板信息的陆程:⊙▃⊙???

    他茫然抬起头,向台上的老吴看了一眼,又看看左右。

    “我???”

    他站起身,眼睛瞪圆,张张嘴,懵就一个字!

    自己特喵的连多齿野猪都不知道到底有几根牙齿,叫自己来回答问题?

    虽然这道题貌似和多齿野猪没有什么关系------

    他瞄了一眼讲台上老吴手里的木尺。

    “特喵的我一个穿越者不会还要经历被打手板这种丢人事吧?”

    他下意识的看向自己干干净净的试卷------

    “身为穿越者,我特么太难了!”

    自己这是没有遗留到半点福泽啊------

    讲台上看到陆程的反应,老吴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陆程,我也不用你详细讲解解题思路,你只需报出正确答案即可,不过如果答错了------”

    老吴笑容越发阴冷,淡淡道:

    “后果你似晓得滴撒------”

    听着老吴的家乡话,陆程嘴角抽了一下。

    不过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

    正确答案就好了,这个应该不难,毕竟只是道选择题。

    他不动声色的就悄悄碰了碰身边的吕赑磊。

    示意这哥们儿赶快给个答案。

    然而平时哥们儿兄弟叫的亲热,到了需要的时候,二三三直接将脑袋埋在了书堆后面。

    然后一只手拿着笔,貌似很认真的在写着什么。

    “特喵的表面兄弟,呵tui------”

    心里鄙视着吕赑磊,陆程正准备瞎蒙一个答案,然后拼着丢脸,挨一下打手板时,

    就听到台上的老吴声音再次响起:

    “再回答不上来,我就算你答不出来了,老规矩,把你的试卷带上来,如果这个周末给你布制的试卷也没完成的话,加二十下!”

    “我------”

    正准备瞎蒙,拼着丢脸挨一下打手的陆程,瞬间就方了。

    一下还好说,老吴他了解,肯定不会把自己打废,但是加二十下------

    他瞄了一眼四周若有若无向他投来或怜悯,或幸灾乐祸的目光。

    “玛德,看来这顿毒打是免不了的了。”

    陆程正准备认命,就见中间座位上的唐糖,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后背。

    陆程眼睛一亮,心里顿时感动的不行。

    “果然鲁迅先生没有欺骗我,为女人插兄弟两刀太他喵的正确了,关键时候还得靠妹子啊!”

    心里松了口气,来自学霸的答案,让陆程自信无比,一脸镇定道:

    “老师,我选A!”

    我选A------

    选A------

    AA------

    陆程好像听到了整个教室都在回荡着自己的答案。

    然后淡定的看向老吴。

    咦------老吴脸怎么黑了?

    陆程愣了下,然后又看了一眼唐糖,然后发现唐糖的手指还在背后戳着,然后路晨仔细看了看,又发现这根手指弯了弯,又变成了扣------

    陆程:“------”

    我特么------

    怎么感觉好像误解了啥?

    唐大班长这是昨晚没洗澡吗?

    他正这么想着,就感觉身边有人拉了拉自己,然后一低头就看见吕赑磊将一条小纸条放到了自己面前:

    “小红的剑是刻满锋利魔纹的长剑!”

    陆程眨了眨眼睛,不是很理解。

    就见台上老吴一拍桌子,就大声道:“陆程,你有看过题目吗?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一把刻满坚固魔纹的长剑砍断了刻满锋利魔纹的长剑?”

    陆程眨了一下眼睛,有些茫然。

    为什么刻满坚固魔纹的长剑就不能砍断刻满锋利魔纹的长剑了?

    力的作用不是相互的嘛?

    难道只允许小明受伤害?

    还是说牛顿的棺材板也盖不住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陆程却对老吴很了解。

    你如果顺毛捋他,他绝对不会开心,事到如今,不管对错,绝对要坚持自己的答案。

    就像是上辈子那个钻了牛角尖的学生一样。

    即使错了,也得学会坚持自己的看法,老吴是刻板的,就算是惩罚人,也会讲究让人心服口服,

    对付老吴总之就是一句话:

    “我陆日天不服!”

    想到这点,陆程立即道:“老师,这就是我的答案,我认为小红的剑会在一分钟后被砍断!”

    “你确定?”

    老吴的脸色更难看了!

    “呃------”

    陆程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坚定的眼神,不屈不挠的精神,想了想觉得还可以从语言上出发,让自己的那坚定的态度表现的更加明显,于是立即又道:

    “嗯,我确定以及肯定,这就是我的答案,小红的剑绝对会在一分钟后断掉!”

    陆程话刚落,一旁的吕赑磊再次拉了拉他的校服,然后将一瓶红色药水模样的玻璃小瓶推到了陆程面前,然后同样还有一张小纸条:

    “做兄弟的只能帮你到这了,拿好红油,慢走不送!”

    “呵tui------”

    陆程一把把红色药水塞进兜里,这种药水应该是个好东西,

    然后纸条一揉,tui了一口,就丢了回去。

    吕赑磊:“------”

    就在这时,教室里的空气突然好似凝结了一下。

    一瞬间刚刚还有一些小动作的学生,瞬间就安静了下去。

    砰------

    一声!!!

    一截放在讲台上的粉笔突然爆炸开来,化作一团满天白色粉末。

    台上老吴体内血气涌动,一股威压瞬间将刚刚弥漫的粉笔灰尘挤压在了一起,然后只见老吴深吸一口气,这满天的粉笔灰尘又霎那间重新凝聚为了一根粉笔。

    陆程眨了眨眼睛。

    这------是在表演魔术吗?好像很叼炸天的样子!

    老吴深吸口气,压下暴动的气血,拿住凝聚起来粉笔,然后将粉笔轻轻放回了讲台上。

    压抑的感觉消失,老吴再次看向陆程。

    几天没见,这是遗忘了我秃头的原因吗?

    “你可知道刻满锋利魔纹的长剑有多锋利吗?”

    有些恨铁不成钢,吴杰随手指了一个学生:“杨一阳,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是,老师!”

    一个有点帅气的男生站了起来,幸灾乐祸的瞥了一眼陆程,然后自信道:

    “老师,一把百锻制式长剑由剑柄、剑身护手盘组成。全长105厘米,重量为500克上下浮动不超过10克。剑身为钢制,长度不超过88厘米,有刃与背,横截面为形。剑柄长度17厘米,护手盘为圆形,深度为3厘米,直径最大为13.5厘米,偏心度最大为3.5厘米。”

    “所以一柄百锻制式长剑可以刻画3枚锋利魔纹,或者4枚坚固魔纹!而相同材料的情况下,一枚锋利魔纹可以轻松斩断两枚坚固魔纹,而制式长剑只是普通剑,即使是普通人力气大点的都能够很快互砍砍断,所以第二题是一道名副其实的送分题,答案只有B,换作是我,只需一剑,小明的剑就会断掉!”

    陆程:“------”

    这就是学霸吗?特喵的不明觉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