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真没想无敌呀 > 第十七章:可是,我是开挂的啊
    “陆程,感觉怎么样?”

    吕赑磊第一个走了上来,关心道。

    “啧,这感觉就像是吃了盖中盖,一口气上五楼,腰不酸腿不痛!”

    陆程顺手将走路的修炼效果关掉。

    刚刚最后一下,那碗瘦肉羹的能量已经再次被消耗干净,他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再折腾,不然又得被掏空。

    “盖中盖是什么?是和血气丸一样的新丹药吗?”

    伍金水刚走过来,就听到了陆程的话,眼睛一亮问道。

    “咳------”陆程被伍金水的话问的愣了一下。

    有点懵,下意识反问了一句道:“你没听说过盖中盖吗?就是一口气上五楼那个!”

    “只能一口气上五楼啊!”伍金水有点失望道:“陆程,我建议你别花那些冤枉钱了,肯定是骗人的,下次还是买血气丸吧,一口气九十九楼都不费劲儿!”

    陆程眨了一下眼睛。

    “盖中盖都没了,看来特喵的果然是穿越不是重生!”

    心里嘀咕了一句,陆程摆摆手,随即问道:“你堵的人怎么还没来?”

    听到陆程这话,伍金水顿时有些失落起来,叹了口气道:“你不是看见了嘛!”

    “------”陆程愣了下,然后开始回忆起刚刚见过的人。

    那个男生得首先排除,伍金水虽然黑了,但是应该不至于好那一口,而且那男生还没他帅!

    那么就剩下三个女生了!

    唐糖?

    回想着刚刚的场面,陆程嘴角一抽,瞥了一眼伍金水,然后露出一个怜悯的表情。

    看着伍金水有点颓废,陆程走上去拍了拍伍金水的肩膀,安慰道:“看开点,只是一次失败而已!”

    “是第17次了!”伍金水抬起头看了一眼陆程,认真的纠正道。

    “咳咳------”陆程差点被呛到,看到伍金水更加忧郁后,这才道:“这个其实不怪你!”

    “什么意思?”伍金水一脸懵逼。

    一旁的吕赑磊也是看了过来。

    “其实,你要是喜欢一个女生,就要好好学习,然后努力变强,找个好工作,努力挣好多好多钱才行!”

    “陆程,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都还小,所以让我现在别急,然后努力变强,等挣很多很多的钱了之后,再告诉去她,我可以给她更好的生活,能够保护她是吗?”

    伍金水眼睛一亮,然后看了一眼陆程,露出一个坚定的表情:“陆程,谢谢你,你说的没错,我们现在都还小,这种事其实一点都不急!”

    一旁的吕赑磊都有点不敢相信的看向陆程。

    狗日的陆程懂得还挺多的!

    “唉,不是,你咋就没理解我意思!”陆程翻翻白眼。

    “什么意思?”伍金水愣了一下,然后反问道:“难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吗?”

    “当然不是!”陆程撇撇嘴道:“我的意思是,你要多挣钱,等她结婚的时候,你才能多出点份子钱啊。”

    伍金水:⊙▃⊙???

    吕赑磊:“------”

    果然狗日的陆程还是那个狗日的陆程!

    伍金水愣了足足十多秒,然后这才一脸愤怒的看向陆程:“陆程------”

    “唉,金水,这可是至理名言!”陆程退后两步,赶紧道:“你自己说说吧,普通模式你不选,偏偏要选个地狱模式,你怪谁?”

    原本还有些愤怒的伍金水,听到这话,立即泄了气:“可是我能怎么办?”

    “你可以凑份子啊------”

    陆程张了张嘴没把这话说出来,决定还是不打击这家伙了。

    走过去,再次拍了拍伍金水肩膀:

    “好了,其实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你单恋对象发来的请帖------呃,错了错了,其实你应该看开点,除了妹子,你不是还有右手嘛------咦,金水你脸又黑了?”

    伍金水:“------”

    暴击+999999------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深深看了一眼路程,伍金水一手捂住胸口,转身就向学校外面走去。

    “二三三,他咋了?”陆程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吕赑磊。

    吕赑磊翻翻白眼。

    狗日的陆程有毒!

    特么武者都扛不住!

    “算了,看你那样子,估计将来也是个憨憨,走了走了。”

    看了一眼吕赑磊,陆程摇摇头,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落后半步的吕赑磊,听到陆程的话,嘴角一抽抽。

    狗日的说话越来高深了!

    憨憨你妹哦!

    陆程和吕赑磊住的地方并不在一个方向,出了校门就各自分开,陆程也正好赶上最后一趟末班车。

    回到家里,已经快九点了。

    掏出钥匙打开门,一眼就看到老爸老妈正在客厅里看电视,陆程瞄了一眼,居然是个都市爱情武侠剧,嗯,就是都市+爱情+武侠。

    看了一会儿,陆程就看懂了,男主武道七品,徒手拆楼,女主凡人一个,备胎为武道八品的男二,然后铁三角的相亲相爱就这样开始了。

    添狗男二多次为女主放弃杀死男主,最后被男主宰了,男主快乐的和女主在一起了!

    “真骚,原来青春偶像剧还可以这样拍?”

    陆程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表达自己日了二哈的感觉了。

    一集看完,两口子蓦然回头。

    “程程回来了啊?饭在厨房里,自己去热一下就能吃。”

    程潇玉好似刚发现陆程一样,率先淡定开口。

    说完还站起来伸了伸腰,然后又看向老陆:“走了,睡觉去了!”

    老陆点点头,一言不发跟在后面。

    “唉,亲妈唉!”

    陆程微微一叹,看着老陆快要走进房间了,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喊道:“老爸,你刻画魔纹的工具在哪里?我等会儿用一下。”

    “你要这个干嘛?”老陆停了下来随口一问,然后又指了指阳台道:“在阳台的木架上,不许给我弄坏了!”

    “你放心吧,肯定不会弄坏,我就------”

    “不弄怪就行了!”

    啪------

    房门关上------

    “----就学习一下刻画魔纹------”

    “这个也是亲爹!”

    看了一眼房门,陆程嘴角抽抽,然后走进厨房,饭菜还是热的。

    “看来老妈还是没完全放弃自己这个儿子嘛!”陆程心里暖暖的。

    一盘青椒肉丝,一碗炖蛋,都还冒着热气。

    肉丝并不是一品猪肉,吃着没什么感觉,倒是一碗炖蛋下肚,让陆程腹部再次感觉到了熟悉的温热感觉,不过却很淡。

    陆程打开走路修炼,只是走出一步,这一丝热量就消失不见。

    “看来还是得吃猪肉!”陆程摇摇头,将走路修炼又关掉,一步只是一分钟的修炼效果,对他而言微乎其微。

    不过他大概也能猜到老妈为什么没有准备一品的猪肉。

    对于非武者而言,如果能量过于庞大,虽然没有什么害处,但是也不可能将这些能量完全吸收的。

    反倒是炖蛋里面的能量,很少,但是只要静心下来,却可以恰好满足修炼的效果,并且还能温养身体。

    “可是,我是开挂的啊!”

    感慨了一句,陆程将碗筷洗刷干净,然后这才擦了擦手,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先去阳台看看!”陆程想了想,向阳台走去。

    晚自习时,他之所以和杨一阳打那个赌,自然也是有把握的。

    系统在上课时就触发了1%概率的认真学习奖励。

    技能:坚固魔纹(完美)

    而根据系统的提示,完美级别的坚固魔纹,只有比其等级更高的魔纹,又或者材质品级更好的武器,才能将其破开,

    这也是陆程会打赌的原因。

    “想想还有些激动,一千二百块啊,得吃多少猪肉?”

    陆程嘴角微微一翘,拿起一旁带回来的制式长剑就向阳台走去。

    阳台以前一直是老陆的地盘,是老妈亲自册封。

    陆程记忆不是很多,但是却知道老陆在这里肯定有点小秘密。

    阳台门没锁,陆程轻轻就推开了。

    家里阳台不大,只有四五平的样子,一个可以折叠的凳子,一个一米多的木架,木架上有一些刻刀,尺子,放大镜,铅笔,墨笔之类的工具。

    在木架最上面还有两张A4的打印纸,每张纸上各有一个图案。

    “这就是防漏魔纹和坚固魔纹?”陆程看着A4纸上的标注,微微一愣。

    “特喵的确定不是路边摊五毛钱一张鬼画符?”

    陆程看了一遍又一遍。

    防漏魔纹和坚固魔纹整体十分相似,都是一个八卦形状的图案,只不过里面的每一笔,位置都各有不同,笔画也有多有少,有长有短。

    防漏魔纹只有三十多笔,而坚固魔纹却有五十多笔。

    “不过只是这样的花,照着画好像也不难嘛!”

    他虽然得到了技能,但是显然系统并没有给他这方面的知识,想要使用,也只能试着照图刻画着看看了,不行在想办法。

    陆程瞄了一眼木架上那些各种工具,单单大大小小的各种型号的尺子,便不下二十来把,精细的甚至可以堪比游标卡尺。

    而在这些尺子旁边还有各种型号的铅笔,墨笔,刻刀,看的陆程一个头两个大。

    “不就仿照着画个图嘛,有必要搞的那么多形式吗?”陆程没搞明白。

    不过也没纠结。

    想了想,就将制式长剑从剑鞘里拔了出来。

    “就是把魔纹刻在物品上罢了,只要刻上去了,也没什么难度吧,先试试,就是不知道老爸雕刻木头的刀能不能雕刻钢铁?”

    陆程想了一下,也没太纠结,在几把刻刀里选了一把看着最锋利的刻刀,然后又把那张坚固魔纹的图纸贴在门上作为对照。

    按照图纸上的图案,然后在剑上选了个位置,直接就开始下刀了。

    先是尝试着刻了一刀,但是光滑的制式长剑上,并没有留下丝毫印记,

    陆程微微一顿,然后加大了力气。

    “咔嘣”一声脆响,刻刀刀尖瞬间断裂,然而制式长剑上却是依旧没有丝毫变化!

    “这质量也太差了吧?”

    陆程撇撇嘴,将这把断掉的刻刀丢在一旁,然后又拿起下一把。

    这次他用的力气小了些,免得刻刀又断了,然而即使已经收着力气了,但是几秒钟后,一声“咔嚓”声,便再次响了起来。

    “老爸买的都是些什么水货?质量则太差了吧?”

    感慨声中,看着还是没有留下痕迹的制式长剑,陆程咬咬牙,再次拿起了一把刻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