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我真没想无敌呀 > 第二十一章:我的剑,只需一剑!
    “我对待学生向来以理服人,只要你能给我一个理由,上课迟到,哪怕不来上我的课,也没关系------”

    老吴转过头看向陆程,声音很洪亮道:“当然,你的理由必须能说服我,能够让我认同!”

    陆程面皮一抽。

    上辈子老吴就痛恨上课迟到的事情,这辈子居然还有这个习惯,而自己还好死不死的撞了上去!

    “不过鉴于你昨天需要找人刻画魔纹,今天我也不为难你,你只要回答上来我一个问题,那么你可以不需要理由,问题很简单,我上个周刚刚给大家讲过,刻画魔纹时,为了魔纹效果更好,有时候是需要用到凶兽血液的,那么你来告诉大家,二品凶兽裂齿鼠的血液,有哪些特性,适合画什么类型的魔纹?”

    “裂齿鼠?二品凶兽?”

    陆程一脸懵逼。

    上个周学习的东西,他知道个鬼。

    而且物理书,他连必修一都还没看完,至于裂齿鼠,别说见过了,连听都没听过,鬼知道裂齿鼠是个什么玩意儿?

    脸上有些尴尬,陆程迟疑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裂齿鼠是老鼠吗?”

    “哈哈哈------”

    “笑死我了,裂齿鼠是老鼠吗?”

    “他该不会上课时梦到老鼠打洞了吧?”

    ------

    陆程话落,全班立即响起一阵哄笑声。

    老吴气的一个哆嗦,手里的课本重重往讲台上一甩。

    他本来以为这家伙学习差是差了点,但是也不至于无可救药。

    但是现在居然连一些常识性知识都能不知道!

    “难道不是老鼠?不是老鼠干嘛要叫鼠?”

    陆程一脸茫然。

    讲台下,唐糖看着陆程皱了皱眉,昨晚她本以为陆程回来找她,毕竟她知道,陆程爸爸陆计弦对于坚固魔纹还在学习阶段。

    想要刻画坚固魔纹,就必须找她爸爸,她都已经给她爸爸说好了,但是等了大半夜才发现陆程压根儿没来。

    “不过现在怎么连裂齿鼠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唐糖看了一眼陆程,皱着眉头。

    “杨一阳,你来告诉他,裂齿鼠是什么鼠,呸,你来告诉他裂齿鼠是什么!”

    冷哼了一声,老吴开口道。

    “老师,裂齿鼠是一种生活在竹林里的兔子,之所以叫它裂齿鼠,只是因为它长的很像老鼠,以至于最先发现它的人将它当做了老鼠!”

    杨一阳瞥了一眼陆程,一脸傲然的继续道:

    “而裂齿鼠的血液因为裂齿鼠长期生活在竹林地下,所以天生带有一种阴冷属性,品级越高,这种阴冷的属性就越高,而二品裂齿鼠的血液,则十分适合用来刻画冰镇类型的魔纹,一些价格昂贵的冰箱,空调,很多时候都会在内部用裂齿鼠血液刻画冰镇魔纹,那样的话可以更好的节省能源,而且这种血液还------”

    杨一阳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要多详细有多详细,中间还不带半点停顿,最起码也得上千字了,

    听得陆程都忍不住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

    特喵的上辈子怎么就没遇见这种的学霸,一节课四十分钟,特喵的一个问题半节课就没了,再来一个问题,叮,下课了!

    然后欢欢喜喜收拾书包回家。

    等到杨一阳终于结束了,陆程瞄了一眼教室后排墙上的钟表,嗯,他在门口貌似也站了十来分钟了。

    “很好,”

    听到杨一阳的回答,老吴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回答几乎将他讲解的所有内容都记下来了,绝对是课后努力复习过的。

    表扬了两句,老吴这才脸一板,看向陆程:“现在知道裂齿鼠是什么了吗?杨一阳刚刚讲的都记住了吗?”

    都是自己教的,这差距怎么就这么明显?

    自己也没学其他老师那样,对差生就不管不顾了啊?

    陆程挠挠头,这么一大篇,记住就见鬼了!

    “今天默绘魔纹,没时间和你耽搁,你来这么晚,也应该是去找人刻画魔纹去了,想来魔纹也刻画好了吧?”

    老吴拿起了一旁的木尺,问道。

    “画好了!”提到刻画魔纹,陆程立即来了精神,这可是一千多块钱啊。

    “那行,杨一阳,你把你的剑拿上来,和陆程比试一下!”

    老吴点点头,然后喊道。

    “是,老师!”杨一阳从课桌里取出一把包裹严实的“布棍”,然后走了上来,站在了陆程对面。

    “这是我花了两千四百元,请二品魔纹师李荣山大师刻画的锋利魔纹,每枚魔纹长五十公分,绕剑三圈,锋利程度,普通人一剑可斩十公分厚钢板!”

    杨一阳傲然将手里的缠绕在剑上的布条解开。

    陆程听到杨一阳的话,眼睛一转,这里面的道道不简单啊。

    原来二品魔纹师刻画的魔纹价格还要翻一倍?三品了?

    陆程眼睛都亮了,这么说的话,自己吹一吹,那岂不是------

    他眼睛里冒出一道道精光,然后毫不犹豫的就自己身后的剑取了出来。

    “此剑名为寒星,乃百年------呃,不对,其上有魔纹四枚,长宽二十!”

    陆程一抖手里的制式长剑,本来还想学学西门吹雪来着,但是一想两人长剑都是百锻的制式长剑,这才立即改了口。

    拿着长剑,陆程斜眼瞥了一眼杨一阳,不屑一笑道:“我的剑,可一剑斩断你的剑,因为它乃三品魔纹师所画!”

    “三品魔纹师?”

    听到陆程的话,顿时教室里齐齐一静。

    “不可能啊,不是说盐城只有二品魔纹师吗?”

    “肯定是假的,三品魔纹师的话,怎么可能会不透漏名字?”

    此时,不仅学生不信,就连老吴也一脸不信:“陆程,盐城最高级别的魔纹师只有二品,你上哪请的?”

    “我------”陆程一愣,这个他还真没想到,正纠结了,就听到杨一阳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啊,陆程,三品魔纹师,根本不会呆在盐城这种地方,你上哪去请?”

    “我也没说人家是盐城的啊!”听到杨一阳的话,陆程立即心里一动道:“人家只是路过罢了,刚好被我遇到了,我告诉你,杨一阳同学,我赢了的话,你可别想少付钱。”

    杨一阳一愣,老吴也愣了,三品魔纹师路过盐城,这个概率还真不小。

    这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看着陆程,微微沉默了一下道:“先比试吧!”

    杨一阳也点点头,看向陆程:“就算是你是三品魔纹师绘制,但是都是一品魔纹,数量不超过二倍,坚固魔纹永远不可能抵挡住锋利魔纹!”

    “那就试试,输了记得给我把画魔纹的钱付了!”

    陆程微微计算了一下,二品是一品的两倍,三品少说也是一品的三倍了。

    心里一想,然后道:“我可是花了五千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