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道人书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目六法
    “大人,找到他们的踪迹了,正往断沙谷跑呢。”

    距离金谷县二十余里处,一个作斥候打扮的士兵抱拳立在赵志取面前汇报着斥候部队调查到的信息。

    “约莫百六十人,都做普通百姓装扮,不过兄弟们都算是认识他们,他们怎么掩饰也没用。现在他们距离我们部队五里地左右,在枯树丘那边歇息。”

    听完汇报,赵志取冷哼一声:“断沙谷……那倒是个躲藏的好地方,风沙大洞穴多,要是藏起来了,就算是百多个人那么明显,没有十天半个月的功夫别想找到他们。”

    “那怎么办?百多个人,可不好吃下啊!”斥候问道。

    赵志取目光冰冷,浓郁的杀机似乎要挣脱他的眼睛一般,化为如同实质的寒芒:“吃不下也要吃下!这可是新知州大人给的第一个活,要是没做好,岂不是显得咱们很无能?而且这也会显得他无能,识人不明选了我们,徒遭他人笑话。到那个时候,咱们哪还有好果子吃!”

    “传令下去,骑兵绕后,切断他们的退路。弓箭手准备化功箭,务求一波覆盖他们所有人,让所有武人都无法动用内力。刀盾手,长枪手也都给兵器上毒,务求一击毙命!”

    “记住,一个不留!”

    没有所谓的江湖道义,道德廉耻,军队要做的,就是彻彻底底的杀死敌人。

    尤其是在上层已经传达了剿杀的命令,而且对方也做了必须要被剿杀的事情!

    粮草之事,事关朗州几十万百姓,若是有人敢劫粮而不用雷霆之势一举扑灭,等到后来者有样学样,冒出了一个个劫粮的人、团体,那就算朗州朝廷做再多的事情,买了多少粮食,也不过是在底已经破了的船上往外舀水,徒做无用功。

    赵志取不知道吴勉扮演的孔文轩在得知有人劫粮后就立刻下达剿的命令是不是因为如此,但是他已经从黎明田口中知道了剿杀劫粮者的重要性,所以现在,他会不顾一切的将所有劫粮者,以及和劫粮者有关的人的脑袋都砍下来,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劫粮,让今后还敢有劫粮的心思的人好好想想,他们是否有资格吃下劫到手的粮食!

    ………………

    人只有一双眼,能见能看的有限之极,但是人的肉眼能见之外,又有诸多事象,非肉眼凡胎可见,所以前人就研究了各种方法,或仿妖孽,或拟神佛,创造出了让人的肉眼能够看到更多人眼看不到的事象的法术。

    这种法术百家都有,但是最为精深的,无外乎道释二家的开天眼和天眼通,俱是号称能够看透事物的本质,窥见过去未来。

    皇家的天目六法就是取法与道释两家。

    据传宋国太祖出生时被人抛弃禅院,十岁之前为一沙弥。

    但是当年恰逢天灾,天下各地大小灾情不断,宋太祖所在的禅院因为当地连年干旱,不得不让僧众各奔东西,寻求活命之法。十岁的宋太祖也因此跟着他的师傅离开禅院,走南闯北。

    可是在离开禅院一年后,宋太祖的师傅在今日的商州一处荒山中病发,只来得及传给下十一岁的宋太祖一份记载了释家秘传的帛书便溘然长逝,留下十一岁的宋太祖独处荒山。

    所幸当时太玄门一位道长恰好路过,见一个小孩子流落荒山,于心不忍,便带回了修行之地。

    又过五年,天下乱象越来越明显,诸侯林立,南征北战不休,连躲在深山里修行避世的太玄门道长也不可幸免,被当地诸侯“请”到了军中,又一次独留宋太祖于深山。

    只是此时宋太祖已经兼修了道释二家功法,独留深山倒也无事,再加上师傅被“请”走之时也留下了足够的粮食,万事不愁。

    不过师傅被“请”走这事,宋太祖自然看不过去,无奈他师傅严令他不得下山,他也只能答应下来。

    如此又过了五年,直到昊天门一位修行谶纬之道的书生路过那间深山道观。

    无人知道那位书生和宋太祖到底说了什么,但是次日,宋太祖就同那位书生下山了。

    三十年后,宋太祖建立宋国,平宋国境内所有战乱,选贤拔能,总是选择最适合的人在填充朝廷各部,硬是在二十年内将几乎是一片废墟的宋国经营得欣欣向上,百姓安居乐业。

    天目六法,便是宋太祖晚年创造出来的法术,专供皇家子弟识人用人之用,号称彻底练成之后可以观龙脉,看气运,知将来,纳天下英豪于瓮中。

    不过这门法术隐晦深微,修炼起来分外艰难,宋映月自六岁开始便得皇家高人传功开始修炼,至今也有六七个年头,也不过是可以勉强做到观龙脉而已,想要看气运,知将来,那也不知道还要修炼多少年。

    事实上,就算是皇家之中,修炼天目六法的也不过是寥寥数人到了看气运这个层次,知未来之境,除了宋国太祖,无一人达成!

    当然,这些都和吴勉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宋映月在教他天目六法的时候和他炫耀了一下自己祖上多么辉煌智慧,英明神武罢了。

    炫耀完之后,她又给吴勉泼了一盆冷水。

    “天目六法是皇家秘传,便是我也不能随意乱传,所以我最多就是教你第一法,让你知道如何开眼闭眼。不过这已经足以让你自如开眼,看见许多常人不能见的东西了,等闲妖孽若是没有很好的秘法隐藏秽气,你也可以一眼看出来。”

    吴勉心中虽然失望,但还是温和笑道:“能够学到皇家秘法,已是师弟的荣幸,岂敢多求。”

    清楚天目六法的来历和威力,吴勉自然不甘心就学会第一法,可是现在他也没时间学太多东西,朗州的事情还够他头疼的呢。

    再说了,宋映月是他师姐,以后接触的时间长着呢,何苦贪心求多,平白给宋映月一个坏印象?

    有些东西,要慢慢挖,慢慢撬!

    宋映月眨了眨眼睛:“你不是什么都想要吗?”

    诶?嗯?嗯???

    吴勉也和宋映月一般眨了眨眼睛。

    宋映月也不理会吴勉满是疑惑的表情,自顾自坐到了榻上,取了一份干净的纸,又拿起吴勉之前绘制图表用的毛笔在纸上刷刷刷的写了起来,嘴上一边说道:

    “我现在写的是天目六法第一法的心法,是修炼天目六法的重中之重,你一定要熟记于心。若是不依心法,是无法自如开眼闭眼的。”

    “在记熟心法后,我会教你如何将结合心法将内力化入双眼,固化在双眼中的一些隐秘经络内。只要你成功固化,那么依照心法刺激内力,就可以自如的开眼闭眼了。”

    “听起来有些像内功法啊。”

    江湖客的内功法就是事先将一部分内力依照特定的路线固化在经脉内,形成不同属性的内力,一旦催动,就可瞬间迸发惊人的威力。

    “世间很多内功法都是源于一些修行之人流传出去的法术,而且是不讲究调动外力的法术。这类法术都是事先修炼了一种特殊的内力在体内,需要之时直接用出。内功法大多出于这一类法术,自然会像。”

    “原来如此。”

    吴勉想起了自己当初修炼的四象护身功。

    那本来只是一门养生用的寻常功法,但是在铜镜的作用下,硬生生的溯本回原,变回了四象护身法,一门真正的法术。

    不过他也没有继续深思,只是静立在榻边,静静看着宋映月笔下一个个浮现的文字,也不出声打搅,免得撰写心法的时候出了不必要的错误。

    宋映月的字娟秀灵气,玲珑活泼,明显是下了功夫锤炼的,叫人只是看着她写字就有赏心悦目的感觉。

    只是相比于宋映月笔下一个个浮现的秀美文字,那些文字组合在一起的句子才是吴勉关注的重点……天目六法的心法。

    但是在宋映月笔下的文字出现了三十多个之后,吴勉就将目光挪开了。

    他无法断句!

    这个世界可没有标点符号,想要搞懂文章,就需要自己识文断句。

    但是宋映月写出的三十多个文字集合在一块后,他根本无法准确的判断那些文字到底该如何组合!

    心法是一切功法的中心,若是理解错误,修行之时定然出现各种问题。

    无法断句,那就代表他根本无法理解天目六法心法的意义……而且心法中还有他不认识的生字!

    识字识不全,断句不会断……上辈子我好歹也是高材生,咋现在就成了一个文盲了?

    识文断句可是读书人的最基本的技能啊!

    不对!

    这TM是这篇心法太深奥了,而且用字太生僻了,绝对不是我的原因!这要是一篇文章,绝对会被人喷到死!

    文章是给人读的,整那些晦涩的句子干什么?用那些生僻的文字干什么?宋太祖也真是的,给人学的心法还整这些小手段,这要是没有皇家的人传授,谁能学得会……

    或者说,他本就不想要皇家以外的人学会,就算是有外人学会,也是和皇家有匪浅的关系的人。

    隐约有些知道心法的晦涩和用字的生僻的原因后,吴勉走到了榻另一边,收拾起了案上的图表,打算等宋映月写完后,教他正确的断句,以及那些生字的意义和读音。

    只是在收拾到一半的时候,他眼底一花,霍然看见了一个面目狰狞的人正站在自己面前,被一刀砍掉了半边脸,随后又被数根长枪刺穿!

    那仇怨、痛恨、不甘……的绝望眼神,就如烙铁一般,烫在了他的眼底。